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五十六章 高空坠物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济南秋柳园。

    一辆马车停在了门口。

    瑶儿早早的站在庭院内,直到望见那个让自己朝思暮想的男人进了大门,她立刻眼泪汪汪的扑了上去。

    “啊啊啊!”王简捂着胸口惨叫道,“别撞,我胸口受伤了。”

    “啊!”瑶儿轻叫一声,吓得退后了几步。

    望着瑶儿担忧受怕的眼神,王简轻轻把她拉入怀里,“没事,就是断了几根肋骨,过几天就好了。”

    瑶儿轻吻着他的胸口,“皇帝哥哥,对不起。”

    王简安慰道:“想我啦?傻瓜,才三天不见。”

    瑶儿偎依在他怀里,又不敢用力,轻轻的听着他的心跳道:“一天也想。”

    浅浅羡慕的看着瑶儿,她虽然也想被王简拥在怀里,可不像瑶儿那样女儿姿态的想做就做,无所顾忌,她矜持的站在那没动。

    瑶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离开王简的怀抱道:“浅浅姐也很担心你。”她才献宝道:“皇帝哥哥,你等会,我去给你看个好东西。”说完就跑走了,把时间留给了浅浅,她知道浅浅有话要跟王简说。

    王简微微一笑,走过去也抱了抱浅浅,道:“恩,我不在的这几天,胖了。”

    浅浅红着脸,担忧道:“简哥哥,你的伤怎么样了?”

    浅浅一问,王简联想到自己这几天受的罪就更加的生气,他恨声道:“没事,不小心被一个臭丫头暗算了!”

    浅浅娥眉一皱,问道:“噢,打伤你的是个姑娘呀,那姑娘漂亮么?”

    嗯?她不是应该跟我一起同仇敌忾吗?怎么担心别人漂亮不漂亮。自己无心的一句话,引得一股醋意,他暗道:蒙着面我哪知道漂亮不漂亮啊。又第一次见浅浅吃醋,别有一番妩媚,开心道:“哈哈,是个没教养的丑女,连跟人说话都不好好说,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得,哪有我的浅浅好看。”

    “真的吗?”

    “真的,我家浅浅貌美如花,那个乡下臭丫头哪能比的了。”

    “我不信...”

    ...

    “百姓们安置的怎么样了?”跟吃醋的女人没法说明白,王简只能岔开话题问道。

    听王简说正事,果然,浅浅不再纠缠姑娘的事,道:“那四十多万百姓都被安置在城外了,媤媤妹妹又让兵营里的士兵帮他们搭建了简易的屋棚,而且我也让郑知府开仓放粮,但是每日的消耗巨大,粮食不够吃了,最多只能再撑半个月。”

    王简这次出征,也有感于很多流民都饿的没饭吃,他想了想,决定再办一次宴会。

    浅浅听王简说又要办什么海天盛筵,问道:“简哥哥,为何又要办宴会?”,她劝道:“总是举办宴会怕是会有损天子的威严,而且还会劳民伤财呀。”

    王简知道她担心什么,像是后世的歌后王菲一样,你越神秘,越高高在上,跪添的人就越多,反而你越亲民就越没有新鲜感和神秘感,别人就会觉得跟自己也差不多,就越显得平庸,对你感兴趣的人也就越少,身价也就越低,对于她那种天后级别的明星来说,曝光多反而不好。天子也是一样,为了保持自己的威严,怎能轻易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必须保持一种距离感,而且越神秘,百姓就会越惧怕。说白了跟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看一次新奇,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王简怎能不懂这个道理?他这次并不是为了忽悠别人捐钱,而是要推广土豆和玉米等作物,不得不办。

    王简道:“浅浅,记得我跟你说过,这个世界很大,大到你无法想象,而且这个世界上奇特的事物也有许多,就比如说你后院里的那些农作物,它们的亩产量是我们所种植的五谷的数倍之多。只要把它们的种植技术推广开来,就能解决我们当下的粮食问题。”

    浅浅一听吓了一跳,她没想到土豆番薯这样的土疙瘩似的东西,不但能吃,而且产量惊人。她立刻就想到了,如果真如王简所说,那么将给百姓,给大明带来怎样的变化。

    “真的么?”

    王简点点头,道:“千真万确,所以此事刻不容缓。”

    王浅浅又问道:“真如皇上所言,不若下道圣旨,让佃户们改种番薯,为何又要宴请那些商人呢?”

    王简道:“即便朕下旨,对于新的农作物,农民也会心存疑虑,接受度也是个问题。因为出于惯性思维,他们只相信自己的经验和自己看到的,看天吃饭的农民是不会因为一道圣旨就冒险,跟自己的肚子过不去的,这世界上只有商人,唯利是图的商人,才有这种冒险精神,有了他们起头,出了效果,很快其他人才会接受,才会跟进。”

    浅浅点点头,她也想不出什么法子解决当下的粮食问题,也只能赞同王简的办法。不过她又提出,如果实在要办宴会,这次不必皇上亲自出马,可以由替身王简去办。

    过了许久,瑶儿便跑了回来,她兴奋道:“皇帝哥哥,你瞧。”

    只见她瘦小的肩头站着一只大雕,正是“杂毛”, 这是王简第一次见到活的猛禽(刚出生的不算),他不由得被深深的震撼:数日不见,它不再象小母鸡般肥大,长大了一圈之后肌肉线条也更加匀称俊逸,毛发也已经长开了,通体纯白如雪没有一丝杂毛,锋利的爪子也如同美玉般剔透,由于还不习惯站在瑶儿的肩膀上,它不免有些站立不稳,可身体虽然在晃动,头部却是保持着纹丝不动,还好奇的瞪着一双鹰眼看着王简。

    被它盯着看,王简的脑子里马上联想到一个词:神俊。

    突然,它挺立双腿,扑腾着翅膀便欲攻击王简。

    王简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跳,开口就把陈圆圆给卖了:“我靠,不是要找报仇吧,那可是陈圆圆干的,跟我无关!”

    瑶儿喂养了它好几天,很是熟悉它的习性,把它安抚了下来,她抚摸着海东青的头,道:“杂毛,娘跟你说哩,这是娘的主子,也是你的主子,你要乖乖听主人的话,知道么?”末了又威胁道:“不听话不给肉肉吃哦。”

    果然,杂毛仿佛能懂人言,又老实的呆在瑶儿的肩膀上。

    王简也很是惊奇,道:“这杂毛怎么长这么快!”

    瑶儿猛点头,道:“嗯,是的哩,今早还偷跑出去,把人家的鸡都吃了三只,还连伤了好几人,后来是那家人被它折腾得实在无可奈何,报了官,被浅浅姐姐知道了,才告知奴婢过去领了回来。”

    王简心道:伤人?这小家伙才多大啊。他道:“那你可得看好了,别再放它出去,不然又伤着人,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瑶儿为难道:“不行呀,浅浅姐说,在鞑子那边,海东青被称作神的使者,所以奴婢想,肯定是神让皇帝哥哥带来给瑶儿的最珍贵的礼物,怎么能关起来呢。”

    王简看她为难,便给她出了个主意,道:“那你跟浅浅说,让官府出个告示,以后杂毛出门找东西吃,即便吃了谁家的牲畜,都不许驱赶它,更不许伤它,吃了多少,让他们去找官府拿钱。就说朕亲封这鸟为‘神鸟’,还有封号叫做‘杂毛’。”

    瑶儿捧着杂毛仔细的看了又看,只见它通体雪白,哪有什么“杂毛”?这御赐的名字传出去怕是要叫人笑话。不过对于王简的决定,她向来都会遵从,所以也只得抚摸着它的头道:“杂毛呀杂毛,你以后要乖乖的哈,不可以再伤人了,而且皇帝哥哥说了,你以后想吃什么自己去抓哈,去玩吧。”

    杂毛仿佛听懂了瑶儿的话,欢叫一声,振翅一飞,竟然快如闪电的飞过圆拱门,一飞冲天。

    下午,王简正在园中吃饭,突然有一只乌龟从天而降,砸在了自己脚边上。高空坠物何等危险,王简被吓了一跳,骂道:“谁他娘的这么没公德心,在楼上乱丢垃圾。”

    抬头一看,只见杂毛撒欢的翱翔在蓝天里,欢快的鸣叫数声,似乎对自己的行为很是得意。

    随后的几日,又有各种猎物,小到兔鱼,大到猪羊,甚至狼什么的从天而降,而且每次都对准王简的头顶仍。

    瑶儿得知后,也意识到高空坠物的危险性。为了规范杂毛的行为,严厉的教导过几次,可都不管用,杂毛依旧我行我素,仿佛它天生的野性难驯,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瑶儿也在王简面前替杂毛说过不少好话,可王简始终认为,杂毛的这种行为,肯定是跟自己害死它的妈妈有关,是一种报复的行为。可自己也被它妈妈害得武功全失,好几次还差点被害死,也该扯平了。

    哎,冤冤相报何时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