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五十四章 绑架和犯绑架事件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傍晚的昌邑城格外的热闹,分到房舍的士兵家属们愉快的搬入了城内的新家,没有分到房舍的也不着急,因为他们的房舍有孔师孟分派的人手正在加紧建造中,看着忙碌了一天正收工的工匠们,他们都内心里都充满了对新生活的美好憧憬。

    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深夜,街道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了。

    借着月色,王简和琪儿来到一处僻静的混沌摊坐下。这混沌摊就祖孙二人,只有一个十多平米的凉棚,摊子前面有一个大树,树上帖子一张红纸,上面写着几行黑色小字:天皇皇,地皇皇。我家有个哭夜郎,过路君子读三遍,一觉睡到大天亮。

    王简道:“老板,今天的生意不错啊。”

    老板正收着摊子,笑道:“是啊,昌邑好久没有这么热闹的景象了。”他见少女面前碗里的混沌一口没动,问道:“这位姑娘,莫不是老汉的混沌不合您的意?”

    王简拿过琪儿那碗鸡丝混沌,边吃边道:“老人家莫怪,我这妹妹生性如此,她从来不吃外面的东西。”

    “听两位的口音,怕是外地来的吧?”

    “恩,我跟我妹妹都是京城人士。”

    “京城?听说现在被鞑子攻陷了,俺还听说,闯王也被赶跑了。”老板叹了一口气接着道:“唉,现在昏君坐朝,奸臣当道,俺们老百姓啊,只求有个吃饭睡觉的地,咋就那么难。”

    王简刚刚打了胜仗正得意,听他骂自己昏君,他较劲道:“胡说,当今天子是难得的明君,他亲自领兵打退了孔贼,还救了三府数十万百姓。”

    老板“嘿”笑一声,也没回话,他的孙子也好像很怕生,一直低着头玩着一个木头玩具。

    话不投机,王简也觉得无趣。

    一阵阴风吹起,乌云遮住了月光。不知何时,拐角的墙上突然出现了一个连体人,那人臂膀相连,两头两手两腿,身材足足有两米多高,如同两尊铁塔般。他坐在墙上,两条腿几乎垂到了地面。

    此时此刻,说不出的阴深恐怖,王简胡乱的扒拉两口,拉着琪儿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街道上彻底没了人影,一直没说话的小孩这才操着哭腔道:“哼,有你这样的奸臣,他崇祯算哪门子的明君!”

    王简心里“咯噔”一下,很快就晕了过去。

    等王简再次醒过来,他浑身湿漉漉的,像似刚从水里打捞起来一般,一阵冷风吹来,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

    “娘的,是谁拿一桶水淋我。”王简内心里怒道,他穿越过来成了皇帝,一直都高高在上,就算是化名王简,那也是皇上身边的“红人”,外人无不对他必恭必敬,何曾受过如此“虐待”。

    他环顾四周,只见这是一个破落的园子,院墙破败不堪,院内也长满了青草。除了他和身边的琪儿,院内还有四个半人:一名蒙着面的青衣少女高坐在椅子上,她旁边还站着三半人,先前他看到的那个两米多高的双头连臂黑铁塔,以及混沌摊的爷孙俩。

    “你醒了。”一个悠悠的声音道,那声音似远犹近,仿佛天边飘来的一般。

    “大晚上的,被你淋了一桶水,能不醒吗?”王简内心里气道。气归气,他也被淋得冷静了下来,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被绑架了,而绑架自己的,就是面前坐着的这个说话的少女。

    青衣少女冷冷道:“你就是锦衣卫都指挥使王简?”

    这问题就跟后世抓到人之后问你姓名,性别一样,属于明知故问,要的就是你的服从意识,要是错答或者不答,倒显得自己不识时务。

    王简知道否认也没用,少女不知道用的什么功法使得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自带仙气,他拍着马屁道:“下官正是,不知仙子找下官所为何事?”

    青衣少女听王简称呼自己是“仙子”,也觉得有趣,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称谓,她道:“本仙子听说你贪墨了流民的五万两的安装费,可有此事?”

    莫不是遇上了古代的侠士?王简想道,自己的官声又不佳,碰上这种二愣子的侠士,自己武功全失,搞不好真会丢了性命。

    王简被冻得上下牙不停的打颤,他道:“下官..下官知罪,下官罪该万死。”

    青衣少女以为王简吓得声音都哆嗦了,她喝道:“你也知道你该死!”

    “不,我不是说我该死。我...我是说,留着下官一条狗命,下官原意把贪墨所得银两全部交给仙子。若仙子不信,可以让我的侍女带着侠士去取。”

    原来琪儿见王简晕倒,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索性就装作不会武功,一直乖乖的跟着王简,以至于到现在他们都还以为琪儿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侍女,所以也没动她。而诸女之中,琪儿虽然冷艳,却跟王简最为默契,王简刚开口她就知道王简的用意。

    青衣少女没想到王简这么贪生怕死,自己还没开口,他就主动上交,而且还让自己的侍女负责带路,倒省了麻烦。她不疑有他,让馄饨摊的爷孙两跟着琪儿去取银两。

    由于王简的极度配合,青衣少女也不再为难王简,又知道王简没什么武功,所以也不堤防。

    王简又讨好道:“仙子但凡有何吩咐,下官绝无二话。”

    青衣少女傲娇道:“你这贪官倒也识趣。”

    王简道:“那是,下官哪敢欺瞒仙子这般神仙之姿的人儿。”

    明明是夸自己漂亮,可听在耳里却像是挑情,青衣少女小脸一红,道:“你不得放肆。”一会儿,她又追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漂亮,说不定我是丑八怪呢?”

    “哪能啊,仙子要是丑八怪,那下官就戳瞎双目,不愿再看世间的风景。”

    青衣少女看着王简,又想到这人是崇祯跟前的“兔儿爷”,她鄙夷道:“你果然如外人说的那般贪财好色,甚至比他们说的更可恶,油嘴滑舌的。”

    在王简的刻意巴结讨好下,青衣少女以为王简就是个靠着卖巧才混上的高官之位,所以也就没在为难他。

    但是青衣少女没有注意到,院外传来了数声狗叫。

    “哎呀,仙子笑得真好听,要是能见到仙子的神仙容貌,下官就此生无憾了。不行,下官失态了,需要冷静冷静。”王简说完,装模作样的用水桶里的水洗了洗脸,而后就跳进了院内的小池塘。

    说时迟那时快,在王简跳入池塘的一霎那,突然,院墙上出现了数十名拿着幼贼爱的士兵,对着院内的两个半人就是一通猛烈的射击。

    青衣少女这才发觉上当,可为时已晚,无数的小铅球向她射了过来,她只得运起红色的真气,硬抗过一轮的齐射。而那个两头的黑铁塔也发狂一般,狂暴的挥舞着手中的铁棒,无数的小铅球射在他的身子,瞬间就血流如注。

    终于,那两头的黑铁塔由于失血过多,倒了下去。

    青衣少女左冲右突,好几次都想冲上高墙,却都被射了回去。她一边躲着子弹,一边留意着小池塘。

    “这小娘皮怎么还没死。”王简躲在水里听着外面“砰砰”的枪声,眼看就要憋不住了,他只得露出脑袋换气。

    外面正打的激烈,王简突然看到墙角有一个狗洞,他逮着一个机会,爬了进去。那少女一直分神注意着王简,她瞧得真切,如果原意,她也有机会爬出去,可她一跺脚,眼睁睁的看着王简从狗洞内爬了出去,自己又被困在了院内。

    月光洒在院内,那少女又一次从空中被射了下来,她香汗淋漓,真气透支严重,落地之后不由得脚下一个踉跄。琪儿瞅准时机,寒霜剑化作漫天的剑雨,一招就将她制伏。

    王简扒光一名士兵身上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他打了一个喷嚏:“啊..啾...娘的,冻死我了。”

    青衣少女被绑得跟个粽子一样,那面纱上露出的双眸近乎要喷火,她瞪着王简道:“狗贪官,你卑鄙,无耻!”

    王简听她骂人都用那似远犹近的“仙音”,他随手捡起身边的柳条枝,“啪”的一下抽在她的屁股上:“别跟老子阴阳怪气的,好好说话。”

    青衣少女终于不再用特殊的功法发音,恢复了自己原来的声音,她羞愤道:“我要杀了你!”那声音犹如黄莺出谷般绝妙。

    “杀我?那我总得看看想杀我的人长啥模样,是不是丑八怪。”

    王简伸出双手,刚要揭下她的面纱。突然,那昏死过去的双头黑铁塔拔地而起,他狂冲几步撞飞王简,一把扯断青衣少女身上的绳子,狂吼一声将她丢出了院外,反应过来的士兵们又是一轮射击,那黑铁塔终于倒了下去。说起来很长,也就一瞬间发生的事。

    先前跟着琪儿去取银两,被官兵缠住的爷孙俩此时也赶了过来,接过青衣少女,消失在了茫茫了夜色之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