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四十九章 王浅浅的心理阴影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莱州到青州的官道上尘土飞扬,百姓们扶老携幼,赶着数千辆大大小小的牛车和马车,挑担背包者更是无数,行进的队伍绵延了数十里,他们缓缓的向着昌邑城前进。

    本就不宽敞的官道此时却是被堵住了,又听得前面有不绝于耳的叫骂声。

    崔大壮骑着马赶了过来,问道:“前面怎么回事?”

    “回将军,有位老者中了暑,家人堵着路不愿再走了。”

    士兵们怕被扣上欺辱百姓的帽子,站在一旁不停的劝。

    原来有为老者中暑了,那家汉子有些惧怕当兵的,吓得赶紧给老父亲灌水,捶背,想要缓解父亲的症状,好让开道路。可一旁的妇人在旁边观察了一会,见当兵的很是客气,她蹬鼻子就上脸,往官道上一趟就地打滚,扬言:“不给我们家一两马车就不让道!”路上的百姓们也都瞧着热闹,把个官道彻底的给堵死了。

    那士兵好心劝道:“大姐,俺本来是骑兵,俺的马都让给你们了,现在哪还有什么马车啊。”

    “俺不管,不给俺们家一辆马车,俺就不起来。”那妇人也实在没办法了,父亲中了暑,还有两个孩子,一个数月大,另一个刚学会走路。没有了马车,实在是走不了了。

    士兵无奈,只得吓唬道:“大姐,我们真的没马了,再耽误了路程,怕是鞑子要追杀来了。”

    “就算是鞑子来了俺也不起来,俺不怕!”那妇人在地上蹭了一身的土,她见崔大壮过来,指着他道:“你看,那人就有马,把他的马给俺们!”可她刚说完话,就怕了。

    百姓们见来了个骑马的,知道是大官,因为这是他们五天来见到的第一个骑马的人。

    崔大壮不再是刚出山的小伙子,近一个多月,他转战数千里,剿灭响马盗贼无数,令胶东盗匪听到他的名字都闻风丧胆。他下马行到跟前,那妇人瞧了他一眼就有些惧怕。他问清了缘由,威严道:“把她架开!”两名亲兵二话没说,将那妇人拖到了路边,那家汉子也赶忙拉住自己的媳妇,免得她又闯祸。

    一阵狂风吹起,尘土漫天。崔大壮看着那中暑昏睡的老者,道:“马!”一旁的亲兵赶紧将他的马牵了过来。这匹马自从离京那日一直跟着自己,他爱惜的抚摸着它那棕色的鬃毛,然后牵着马来到那一家子面前,对着那汉子道:“这马跟了我近三个多月,大小数十余战,我不曾弃它,今天给你,望你们好好待它!”

    那汉子没想到崔大壮真的会把马给他,吓得跪在地上猛的磕头。那妇人也是痛哭不已,拉着大儿子不停的给崔大壮磕头。旁边的百姓见状,也都很是感动,他们都知道,除了留下少的可怜的几匹马,其余的一千多匹战马都让给了百姓。

    崔大壮威严道:“全军休息,一个时辰后继续赶路!”

    他来到临时搭建好的凉棚,见孔师孟欲言又止,问道:“先生有什么心事?”他们这一个多月配合得相得益彰,好几次都是听了孔师孟的建议,才会战无不胜。

    孔师孟道:“崔将军,我们的兵力实在太少了,对付盗贼还行,若是遇上鞑子,怕是凶多吉少啊。”

    崔大壮困惑道:“鞑子?哪来的鞑子?最近的也在千里之外的沧州。”

    孔师孟沉吟道:“豪格若是敢来,怕是有来无回,我怕的是海上。”

    “海上?你是说海对面的鞑子?不可能吧。”

    “是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况且我们带着数十万百姓迁徙,难免会走漏了风声,要是他们渡海而来,那就危矣!”

    “那先生以为如何?”

    “征兵,现在有六十余万百姓,年轻力壮者无数,不若征调他们出来,也好有个防备。”

    “不行,此事不必再说了!”崔大壮想也没想回绝道。他不是没想过,可私自征兵属于大忌,他是万万不会做的。

    孔师孟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也知道私自征兵会让皇帝猜忌,是将在外的大忌,可眼下的形势使他有种不好预感。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到了傍晚,斥候来报:孔有德领着三万人马从王徐寨登陆,直奔莱州府,距离他们不过两百多里。

    秋柳园。

    王浅浅一脸焦急的来到后院,见琪儿独自一人站在屋外,便问道:“皇上在吗?”琪儿没有回话,只是小脸微红,抿着嘴瞟了里屋一眼。王浅浅知道她是个冷美人,也不为意,推了门便进。琪儿正犹豫要不要拦住她,便听到屋内传来一声惊呼。

    浅浅进了屋,只见王简光着身子泡在一个巨大的木桶里正在洗澡,一旁的瑶儿正拿着小瓢乖巧的舀水。这是她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身体,一时间站在那不知所措,她愣了半会儿,红着脸转身就要走。

    既然来了,王简那会轻易的放她跑,他对着瑶儿道:“去,把她给朕抓回来。”

    瑶儿娇笑一声,乖巧的过去拉住了浅浅。浅浅不会武功,哪是瑶儿的对手,立刻就被她牵引着来到了木桶边。

    王简看她有点紧张,笑道:“给我舀水。”说完仰着头舒服的枕在木桶上,这样一来身体的正面都爆了光。瑶儿把水瓢递给浅浅,她微颤的接过水瓢,闭着眼睛不敢乱看,只是胡乱的舀着水。舀了没三下,就把一大波水倒在了王简的头上。王简因为是仰着头,一大瓢水就冲进了鼻孔里,呛得他鼻子通红,不停的咳嗽。

    这一下子浅浅更加的紧张了,她摇着手,不住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那可爱的样子使得王简疼爱不已,他想要小小的报复一下,于是站起来一把抱起浅浅,将她抱进了浴桶里。浴桶里的水只到浅浅的腰上,并不深。可她一入水却像似溺水之人一般,双脚慌乱的乱蹬,双手也是胡乱的拍打着水面,连站都站不起来,瞬间就呛了好几口水。

    王简忙道:“没事的,水不深,哎呀,你别乱动!”可不管他怎么说,王浅浅还是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在水里挣扎着。

    王简这才意识到:“她怕水!”他赶忙揽住她的腰,将她举起水面。浅浅涨红着小脸,她心有余悸,死死的环住王简的脖子,爬在他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王简以为玩笑开大了,看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浅浅,他心里有愧,边抚着她的泪水,边道歉道:“我只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对不起,是我不好,吓着你了。”

    王浅浅忍住泪水,抬起头道:“不是的,是臣妾怕水,不管皇上的事。”

    按理说浴桶里的水只是及腰而已,并不深,不可能惧怕才是。王简以为她是想安慰自己,又道歉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下次不会了。”

    王浅浅知道王简误会了,急道:“不,不是的,真的是臣妾怕水。”说完又想到自己的伤心事,低声抽泣起来。

    王简怜爱无比的看着她,这才相信她确实有什么心事,于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道:“我是你的相公,你有什么心思都该跟我说,好不好?”

    王浅浅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事,她紧紧的抱着王简的脖子,只有在他那才能得到安全感。她泣声道:“那年,下着大雨,院里死了好多好多人…”

    “死的什么人?谁杀的?”

    王浅浅一时神情恍惚,她道:“豪格杀的,还有好多好多的清兵,他们见人就抓,见人就杀,小翠被抓走了,吴妈死了,张姨娘也死了,还有爷爷也死了。只有我跟弟弟两个人躲在水缸里,躲了整整一夜,那天的雨下的好大,水缸里也好冷,真的好冷。”她说完躲在王简的怀里瑟瑟发抖,似乎那一幕又出现在了眼前。

    又是豪格!王简愤怒不已,现在看来浅浅并不是天生怕水,而是年幼的时候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

    “豪格,我要将你碎尸万段!”王简在心里默默道。

    瑶儿也在一旁听的也是哭红了眼:“浅浅姐好可怜哩。”

    王简怜爱的抱起浅浅,安慰道:“好了,一切都过去了,乖,咱们不想了。”说完轻轻的点了她的睡穴,将她交给了瑶儿。他听到屋外的声音,似乎王承恩来了,而且在外面等了许久。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