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四十一章 连着挨揍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没曾想刚上两层台阶,背后竟然传来了破空之声,“这丫头好是狠毒!”王简感觉到危险,急忙侧身一躲,但衣袖还是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那少女一个箭步收不住贴着王简的身旁而过,不小心一下子冲过了头,被王简一把抓住了手腕。

    “荧惑!”王简自然认得少女手中差点刺中他的匕首,也是一件密室内的神兵,是陈圆圆的贴身之物。可奇怪的是陈圆圆这么把荧惑给了她,这少女似毫无武功,就连背后偷袭的那一剑也是胡乱刺出。

    “你怎得如此狠毒?要是寻常人还不一剑被你刺死。”王简微怒道。

    “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就是被杀也是他们活该技不如人,怨不得旁人!”那少女一边挣扎一边嚷嚷道。

    既然拥有荧惑,想必也是陈圆圆的人,因为以陈圆圆的性格断不会把荧惑给一个陌生人。王简虽然恼怒她的狠毒,也不想与她为难,便夺过荧惑,封住她的穴道,“啪”的一下用剑身拍在她的小屁股上,将她拍飞了出去。

    那少女摔在地上还在咒骂,王简懒得理会,抬腿便上了楼。

    上了楼,只见陈圆圆在一张楠木架子床上海棠春睡,睡觉的身姿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扭曲,虽不雅观,却很是销魂,薄被早被踢到一边,露出一双白玉般的长腿,胸口那丰润的山峰也若隐若现。

    王简站立一旁正大饱眼福,差点流出口水,一会耳边传来陈圆圆幽幽的声音:“看够了么?”

    陈圆圆翻了个身,将薄被又盖在自己身上。

    “额,没看够。”王简道,还特意显露出一种意犹未尽的笑容。

    见陈圆圆果然又要生气,王简赶忙接着道:“我来给你带吃的,怕你玩了一晚,饿着了。”

    陈圆圆一听,心里稍稍有些感动,慵懒道:“放那吧,你可以走了。”

    “好吧,那你趁热吃,凉了就不好了。”王简把食盒还有荧惑短剑放到床边柜子上,边走了出去。

    王简来到楼下,那么少女还爬在地上叫骂。六月初的太阳不是很毒,可晒久了也不好受。要是寻常这个年纪的少女,早就委屈哭泣,可她愤怒的看着王简,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并无哭泣或者求饶之意。

    “唉,明明长的很清纯,可惜戾气太重,受点教训也好。”王简心里想到,摇摇头并未理会那少女便走了。

    陈圆圆被王简打扰了睡懒觉的兴致,洗漱一番来到楼下。

    那少女一见陈圆圆出来,便扭过头去不看她。其实王简点的穴道最多只能封她一个时辰而已,可她自己并不知道,倒很是硬气并无求助之意。

    陈圆圆一看便知怎么回事,也不以为意,虚空一指解了她的穴道:“我出去一趟,屋里有吃的,你吃饱了再跟来,不然可没力气习武。”

    那少女站了起来,见陈圆圆走远,很想跟过去,可踌躇片刻便进了屋。

    陈圆圆刚走没多久,便见到王承恩领着两个侍卫架着一个人过来。

    “圆圆见过义父。”陈圆圆欠身行礼道。

    还没等王承恩说话,王士祯两眼放光不停的上下打量陈圆圆,只觉惊为天人。他挣扎道:“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可惜不论他怎么喊,那两个侍卫还是死死的架着他。

    “是圆圆啊,这几天玩得可好?”王承恩对陈圆圆是真心当女儿看待,知道现在陈圆圆有能力保护自己,也很是替她高兴,只希望她无忧无虑,最好再跟皇上好上,自己也能抱个孙子。

    “嗯,还行。”陈圆圆随口一问:“义父,他是?”

    “快放我下来啊...啊,你就是陈圆圆?。我知道你,江南名妓的大名小生早就久仰已久,今日一见,果然倾国倾城!”

    现在很少有人敢当面说她那不堪的过去,陈圆圆不由得俏脸一冷。

    王士祯对于自己的口无遮拦丝毫没有察觉,他摆出一个自以为很帅的站姿道:“小生王士祯,乃是前任济南府教授的孙子,也是这秋柳园的主人,”然后继续道:“小生不嫌弃姑娘的出身,只求能娶姑娘为妻,余生足矣。”

    陈圆圆厌烦的看了王士祯,懒得搭理他,问王承恩道:“义父,这浑人您抓来做什么?”

    王承恩瞧他看陈圆圆眼巴巴的眼神,想必就算打他,他也不会再跑了,便示意手下侍卫放开王士祯。对陈圆圆道:“唉,义父也是奉了皇上之命,带他面圣...”末了又道:“皇上昨晚便是在他姐姐那休息的。”王承恩的本意是提醒陈圆圆,别对王简那么冷漠,不然王简会另结新欢。

    不想陈圆圆并未领情,反而心里发酸。看着眼前这个凭着床帏而飞黄腾达的纨绔子弟,不由得更加厌恶,对于早上王简亲自送来早餐的一丝感动也荡然无存。

    陈圆圆“哦”了一声,莫名的有一些不高兴,便欲离开。王士祯哪里容得天仙般的美人就这么走了,急忙拦住她的去路,在她跟前一通吹嘘恭维,再加上他口无遮拦,惹得陈圆圆恼怒不已,刚准备动手教训,突然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一名少女,对着王士祯就是一顿胖揍。虽说那少女年纪不大,可打起王士祯倒是绰绰有余。

    原来是那少女进屋之后胡乱塞了几口,便来追陈圆圆,那少女本来早上受了王简一肚子的气,正愁没处发泄,刚巧见陈圆圆被人缠住,便不由分说上来一通暴打。

    一路走来,王承恩也早已对王士祯厌烦不已,见他挨揍,也乐得袖手旁观。

    王士祯被打的抱头鼠窜,他边跑边叫:“疼啊...”

    倒是陈圆圆怕王承恩等会不好跟王简交代,于是出口制止道:“好了,厉儿,别打了。”

    厉儿一听,便愤愤的住了手。而王士祯也被打的鼻青脸肿,好在只是一些皮肉之苦。

    王承恩却看出门道:想一名十一二岁的少女,被陈圆圆带回来一晚上,便将一个成年男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这份武学天赋很是难得。

    “圆圆,她是?”王承恩问道。

    “她叫厉儿,是女儿新收的侍女。”陈圆圆答道。

    “我才不是你的侍女,你是我的仇人!仇人!总有一天我要亲手杀了你。”厉儿恨声道。

    王承恩听厉儿这么一说,惊奇之心不亚于早上的王简,不过他也没多问。

    陈圆圆也不为意,对王承恩告辞一声,道:“厉儿,我们走。”说完便走了,厉儿也也一声不吭的跟上。

    王承恩看着这对奇葩的主仆,摇了摇头,让侍卫抓起王士祯向着花园走去。

    陈圆圆带着厉儿来到了城郊马媤媤的关宁铁骑营的驻地,由于铁骑营沿途收拢各卫所驻军,已经扩充到了一万人。

    二人来到营门口,就被守卫士兵拦住了。

    “站住,什么人私闯铁骑营?”一名哨兵远远的喊道。

    陈圆圆并未理会,领着厉儿继续靠近军营。

    那哨兵见是两名女子,以为是哪家走迷路的姑娘,训斥几声想让她们离开,可没想到她们并不怕,而且越走越近。

    “再不站住,我不客气了!”那士兵见陈圆圆毫无退却的意思,拔出剑便劈了过来。

    陈圆圆抬起衣袖一拂,便将他掀翻在地。而后继续向着大营走去,一队巡逻的士兵刚好路过,见有人闯营,二话不说便向着陈圆圆冲杀过来。可惜他们还不是陈圆圆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也被打翻在地。更多的士兵听说有两个漂亮姑娘闯营,还连续打倒了数十人,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于是很快便来了近百人将陈圆圆二人团团围住,陈圆圆倒是闲庭信步,轻轻瞟了小跟班一眼,厉儿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阵仗,虽然心里很是害怕,可还是强作镇定亦步亦趋的跟着她。陈圆圆心想:带她来还真是个不错的决定。

    士兵们都知道,以马将军带兵之严,如果让陌生人闯营成功,轻则杖责,重则砍头。也不知道是谁吼了一声,那近百人都冲杀了过来。眼见参与打斗的人越来越多,不一会儿竟然有了数百人。陈圆圆的真气消耗极大,更何况还要保护身边的小跟班,她也渐渐打出了火气。她有些不赖烦了,娇叱一声:“马媤媤,你再躲着不出来,别怪我不客气了!”

    士兵们听到陈圆圆喊出主帅的大名,都不自觉的退了一步,可等了半晌并无人出面,既然无命令,有人擅闯军营就是杀无赦的大罪,而他们如果私纵陈圆圆闯营也会被重罚。他们虽然震慑于陈圆圆的武力,可还是硬着头皮又冲杀了起来。

    这一下彻底惹火了陈圆圆,她怒道:“好,是你逼我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