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三十九章 纨绔的后花园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也怪不得王简误会,在古代,达官显贵将自家养的姬妾送人都是家常便饭,最著名的莫过于苏东坡,更是将怀孕的姬妾送给他人。那妾侍名叫春娘,苏东坡欲拿她换一匹白马,结果她羞愤之下撞槐而死。

    而作为穿越过来的人,自然不懂这些潜规则。

    见王简有几分轻视之意,浅浅急忙起身跪了下来,委屈的哭了,道:“皇上,郑伯父只是与家父有旧才肯搭救,又恐流言蜚语,是以这才设局将皇上引来此处,一来以杜悠悠之口,二来也为民女寻一去处不至受人屈辱。”

    王简不得不佩服她的聪颖,只是因为自己一个不经意的眼神,她就读懂了自己的心,一番说辞倒让王简不好意思发作了。

    浅浅又道:“求皇上开恩,赦免郑伯父欺瞒之罪,否则的话,民女便长跪不起。”

    因为跪姿的关系,贴身衣物敞开,他此时巴不得浅浅长跪不起。

    浅浅长时间没听到王简说话,于是抬起头,正迎上王简色咪咪的眼神。她顿时“呀”的一声惊叫,急忙又双手护胸。

    偷窥被抓个现行,王简不由得老脸一红,他本来就酒量小,又被灌了一晚上,现在血气一上涌,顿时觉得胃里难受的紧,突然趴在墙角“哇哇”的吐了起来。

    “皇上,您没事吧?”王浅浅见他吐得厉害,小声的问道。

    “额,朕没事,只是有点晕奶。”王简实话实说道。

    “晕奶?莫不是喝的是马奶酒?是的呢,听人说马奶酒后劲很大,要不是皇上神勇了得,寻常男人早就爬下了,还能坚持到现在?”王浅浅想道,现在王简在她心目中如同大英雄一般,哪里知道王简其实是有名的一杯倒。她下了床,批了件外衣,就去打了热水,小手轻拍着王简的后背,在一旁细心的照料王简。

    王简感觉自己的胃都快吐了出来,终于好受了些,他涑完口,舒坦的趴在床上不愿再动了。

    “皇上...”王浅浅半跪在床边,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王简亲自替浅浅掩饰好贴身的衣物,道:“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呜...好困,睡觉吧。”他见浅浅还是有些疑虑,便道:“别多想,你并不是任人摆布的货物,而是我请来的客人,知道了吗?”

    王浅浅知道王简是照顾自己的颜面,心里甜甜的,她觉得王简霸道的时候让人害怕,温柔的时候又让人感觉到温暖。

    她哪里知道,王简实在是有色心没色力,因为喝多了难受,实在提不起兴致而已。

    济南六月初的夜晚还是有点凉,浅浅刚开始还缩在角落,半夜睡着之后便不知不觉猫入王简的怀里。

    大清早瑶儿就送来洗漱用具,昨晚貌似这屋里的动静还不小,她还鬼头鬼脑的往床上瞧,也没看出什么,小脸不免有些失望。

    王简没好气的敲了她脑袋一下:”乱看什么呢!”

    瑶儿“嘿嘿”一笑,倒是浅浅不好意思起来,羞红着脸躲在薄被里。

    王简问道:“崔大壮可有消息?”

    瑶儿边伺候王简洗漱,点点头道:“恩,崔大哥传来消息,说他已经平定了登莱二府境内的匪寇,迁民共计六十余万,已经到了莱阳城。”

    王简有点担心,这兵荒马乱的,崔大壮只带着三千多人,还要保护沿途六十万百姓的安全,保不齐会出什么岔子。

    “唉。”王简也值得叹了一口气,身边实在是无人可用,东厂的十三太保已经全部都派往各州府,协助官员们迁移百姓。媤媤统领着“铁血军团”抽身不得,陈圆圆武艺高强,但是又请不动。至于其他的,又都是带兵的粗人,让他们去做迁民这么细心的事,恐怕也会心生不满,半路要是出现劫掠现象,搞不好又不好收拾。

    瑶儿不忍王简犯愁,岔开话题道:“皇帝哥哥,这园子可真美,到处都是奴家没见过的奇花异草呢,”

    果然引起了王简的兴趣:“哦?还有你没见过的?”

    “嗯,有些花草就连《本草纲目》都没记载,奴婢更是没有见过呢。”瑶儿兴奋道。

    王简听瑶儿这么说,也很是惊奇,要知道瑶儿在武英殿的那几日,可是研习文林郎李时珍亲自撰写以及注释的《本草纲目》。在王简看来,以瑶儿的天赋,论草木造诣,无人能出其右。

    与瑶儿的闲聊间,浅浅也已起床,边与瑶儿一起服侍王简穿衣边接话道:“皇上,那是民女那不争气的哥哥不知道从哪弄回来的,”浅浅神色一暗,继续道:“起先家父在时,家道殷实,喜爱名花异草大把银两买来便是,可后来…”

    王简道:“别皇上皇上的,叫得生分了,朕出京时曾化名王简,不如你就按照民间的称呼叫朕简哥哥如何?”

    见皇上这么说,浅浅也只得娇羞的叫了一声“简哥哥”。

    瑶儿天真浪漫,毫无争宠之心,也马上给浅浅行礼道:“奴婢见过浅姐姐。”

    瑶儿的这种不争之心,反而让她很的王简宠爱,始终以婢女的身份陪在王简身边,是众女中陪伴王简时间最长的那一个。

    瑶儿一句谦让的“姐姐”,就获得了浅浅的喜爱,她也受宠若惊,急忙回礼。

    两女见礼完毕,王简问道:“后来呢?”

    “后来弟弟听说有人从南边带了一株奇花,他哪有银两,那人出价又高,于是他便去了如意坊,欠下许多银子,被赌坊里扣下了。”浅浅哀愁道。

    王简见浅浅伤心,也很是心疼她,拉住她的柔荑道:“走,带我逛逛你家园子,你哥哥的事,我派人去接回来便是。”没人的时候他还是喜欢自称“我”,一来说得顺口,二来拉进与众女的距离。

    王浅浅的手指修长,王简抓在手中顿觉一股凉意沁入手心很是舒坦。

    三人来到秋柳园的东北角,一路上王简都牵着浅浅,六月的暑气说轻也不轻,两人的手心居然没有半点汗渍。

    只见此处倒不像是寻常富态人家的后花园,更像是后世的植物园。整座院落都是绿色的,品种之丰富许多植物连王简都没见过,怪不得瑶儿说此园之奇,说是“繁花似锦,奇花异卉”都不为过。

    “简哥哥,这些都是我那不争气的弟弟种的,也不好好考取功名,”浅浅边走边说道。

    王简刚开始也只是存着携美游园的心思,但很快他被几株植物吸引,其上挂着几颗浑圆粉红的果实很是惹眼。

    王简走近一瞧,揉了揉眼睛惊叫道:“西红柿!”

    “什么?皇帝哥哥,你说它叫西红柿?”瑶儿刚还在研究一颗多肉植物,听到王简惊叫也靠了过来道。

    “嗯。嗯!”王简很是兴奋,穿越过来两个多月,终于见着他熟悉的也是最爱的食材,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这也是柿子么?好像跟平常的柿子不太一样,怎么不是长在树上?”瑶儿也很惊奇道。

    “它叫西红柿么?”浅浅也好奇道。

    “是咯,肉质鲜嫩,汁多味道酸甜。”王简兴奋的摘下一颗,就要咬。

    “皇帝哥哥,还是奴婢来尝吧。”瑶儿急忙阻止道。

    “简哥哥,别,我弟弟只把它当作观赏之物,也不曾食用。”浅浅也劝道。

    王简见她们担心自己,亲昵的捏了捏瑶儿的小脸,调笑道:“怎么,遇上好吃的就要跟我抢?”说完就咬了一口。

    瑶儿急忙争辩道:“不是的,”她也知道王简是在取笑,还是弄了一个大红脸。

    入口只觉酸涩,谈不上有多甜,像是没有熟透,但瞧它的色泽也不像没熟。王简想了一想也就明了,想必这就是它的原始味道,只不过后世经过了改良而已。

    王简不禁有些失望,又摘下两颗分给浅浅和瑶儿道:“你们也尝尝,味道好极了,汁多酸甜。”

    两女闻言,也接过西红柿也咬了一大口,顿时觉得酸涩无比,特别是瑶儿,王简故意给她一颗半熟的青色西红柿,她一张小脸被酸的挤作一团,秀眉紧蹙,小嘴微嘟,蠢萌蠢萌的很是好看。

    瑶儿最先反映过来,不依的抱着王简的胳膊撒娇,浅浅也是一脸娇嗔,王简则是在一旁“哈哈”大笑。

    可没笑一会,王简便有了更加惊喜的发现。只见那几株西红柿的旁边一处不起眼的空地,长着一片与竹叶菜像似的植物,只不过叶子比竹叶菜要宽大许多,等他刨开土一看,果然是红薯!

    “你弟弟居然还种这个?”王简被彻底震惊了。

    “简哥哥,你说什么?”浅浅也被问的莫名其妙。

    “这个,红薯,哪来的?”王简急忙问道。

    浅浅见王简提着一串大块根茎形状的植物高兴的像个孩子,想了想道:“那是一个南来的商人卖给我弟弟的,说是能吃,可我弟弟叫下人炒了一盘,我也吃过,味道也就一般般,就丢弃在这,没想到长出这么一大片。”

    浅浅也很是不解,味道一般的青菜叶居然让王简如此高兴。

    王简听她说完也很是无语,没想到浅浅的弟弟居然把叶子当作青菜炒,而把真正的宝贝根茎丢弃,这简直就是蠢到买椟还珠!

    随后的发现让王简越发的兴奋,陆续发现了土豆,玉米等作物,甚至还有辣椒,也被王士祯蠢的当作观赏植物养在了花盆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