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三十四章 想让皇上入赘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望月楼里三百多个座位早已被订购一空,大家都翘首期盼着拍卖会的开始。

    王简站在台上,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作用,他总觉得台下坐着的人一个个都长得肥头大耳,他眼里冒出贪婪的目光。

    郑玉桥他们都不懂什么是拍卖,更不要说具体的流程,王简只得让瑶儿把自己乔装一番,亲自客串拍卖员。

    底下或坐或站着一群商贾豪绅,任凭他们想破头也不会知道台上那人就是皇上,还为了一睹天颜多花冤枉钱,争个你死我活的。

    王简抬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他的背后一道巨大的幕布开始缓缓张开,他拿着跟长棍点着幕布道:“大家安静一下,我身后便是三日后盛宴的排位图。”只见图上正北的位置是一个大大的“皇”字,它的两边各十个座位。

    他又提醒道:“请大家看好咯,规则很简单,大家对自己中意的席位相互竞价,价高则得。谁要是恃强凌弱,以威逼利诱的方式禁止他人竞拍,以谋反论处。同时,希望大家理性的竞拍,谁要是到时拍到了席位,却拿不出钱来,那可是欺君之罪,希望大家明白!”

    台下有人顿时被吓的脸都绿了,原来他们早早的就想以势压人,不许别人肆意出价,可再大的势,也大不过皇上的,既然竞拍的人有了皇上的保护,他们也都不敢造次。

    “同时,此次拍卖是为了彰显皇上的仁德,与民同乐,所以不论富贵贫贱,都是皇上的子民,都可参与。”其实一开始卖拍卖会的入场券卖出的高价就将穷人排除在外,这海天盛筵本就是富人的游戏,而王简把自己当作了一个噱头,就像后世的富豪花钱买股神巴菲特的一顿饭,是一个道理。

    “此次拍卖的所得的所有银两,都将充入国库,作为军资,同时,为了表彰在座各位为国分忧的奉献精神,入围盛宴的二十人都将获得与皇帝的口头嘉奖,”王简顿了一顿,说出了今天拍卖会的重头戏:“还有,最后的前两名义商还将获得皇上亲笔所提的牌匾一副,主题自选,字数限定七字以内!”

    这一个劲爆的消息顿时就让会场炸了,还有这么好的事,他们原本以为花钱就是跟皇帝吃顿饭,作为日后在同行面前吹嘘的资本,是一个花钱买面子的事,没想到还有御笔亲题的牌匾可以拿,如果说前面跟皇帝吃饭是吃的个人的脸面,那么那块牌匾就是店铺的脸面,甚至是整个家族的脸面,是可以一代代的传承下去的,所以都跟打了鸡血一般激动万分,都势在必得,不少人甚至打发小厮赶紧回家再去拿些银两过来。

    “好了,现在拍卖开始,最先拍卖的是最左边的地字二十号。起价一万两白银!”随着王简宣布拍卖正式开始,气氛顿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

    拍卖进行得跟顺利,在王简那巧舌如簧的鼓动之下,很快前十八个座位都拍卖了出去。

    王简的脸上都乐开了花,一个晚上就卖了近百万两白银,这来钱的速度都赶上印钞票了。

    而竞争最激烈的就是最靠近皇帝的两个座位,也就是天字一号和天字二号。

    “十万,我出十万!”城东粮铺的钱三早就等这个机会,他家是济南城方圆百里最大的地主,最不缺的就是钱,所以也对于前面拍卖的座位不感兴趣,他要的就是牌匾。那天想向老梁买席位的人也是他,不过后来消息都在济南城都传开了,他也就没再找老梁。

    王简兴奋道:“钱乡绅出十万两,还有没有更高的?!”

    “我出十一万!”另一名小地主道。

    “十五万!”

    “十五万,十五万了,还有没有更高的?!”

    王浅浅站在旁边看着这些人口中的数字突突的往上涨,就好像那些数字代表的根本就不是银子,她惊讶的张着小嘴喃喃道:“疯了,他们都疯了。”这些年让她出乎意料的事还没有今天一天的多,她哪里想的到,王简不就是卖了一顿饭,两幅牌匾,居然一下子卖出了天价,要知道,当年多尔衮攻打济南城伤亡无数,抢的不过三十多万两白银。而王简先是卖拍卖会的入场券,再卖海天盛筵的席位,一下子就挣了一百多万两。此刻,她感觉自己的对商人世界的认知都被王简颠覆了。

    经过好几轮激烈的竞争,最后的席位,也是最靠近皇上一左一右的两个,以三十万和四十万的天价被粮铺的钱三和钱庄的梁四购得,他们也是这济南城最有钱的二位。

    梁四画了押,小心的接过手中的座位号,上面写着四个大字:“天字一号”,他不由得感叹道:“有了它,就有了护身符了,皇帝的御笔可比什么门神都管用,门神只能挡小鬼,我手里的却能挡酷吏,那都是花钱都买不来的!”他转头看着王简,道:“听说这个主意是小伙子你给圣上出的?”

    当初郑玉桥听完王简对于拍卖的介绍,多少有些抵触,作为富有四海的皇帝,怎么能想出这么个敛财的法子。他不能说当今圣上贪财,谋划了这一切只为了收刮民脂民膏,只能按照皇上的吩咐,把这贪财的屎盆子扣到王简--这个皇帝的化身身上。

    王简得意的点了点头,梁四通过巡抚家的内线也知道这敛财的主意是王简出的,赞许的点点头,他很是欣赏王简的才华,便道:“小伙子好手段,年前有为啊,老夫有一位孙女,还是云英未嫁,你可原入赘?百年之后,老夫的家产尽数归你所有!”这梁四就一个儿子,而且这个儿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这份家业算是后继无人,所以他一直想找一个有商业才华的青年入赘他们家,没想到今日看中了王简。

    王浅浅在一旁很是无语,这老头眼光还真毒,也算是古往今来的第一人,居然想让皇帝入赘!

    王简“哈哈”一笑,他看着梁四长得干瘪精瘦,想必生出来孙女的也是如此,能好看到哪里?光身材就不符合王简的审美要求,他拒绝道:“谢老人家抬爱,值此乱世,怕是生意也不好做,况且我无意经商,只锐意仕途,想为皇上分忧,为百姓谋福祉而已。”

    梁四一听,还以为王简也看不起商人,哪知道王简是嫌弃他的长相,自艾道:“哎,自古商人本就低贱,是老夫高攀了,不过小伙子不费一兵一卒,却为皇上凑得饷银百数万之巨,怕是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日后还望多多关照才是。”

    王简被这济南第一富商夸奖,很是得意,存心想在王浅浅面前卖弄一番:“说到挣钱,这也分两种,愚笨的人挣人的钱,高明的人挣钱的钱。”

    王浅浅听他说的稀奇,好奇的问道:“哦?有什么区别么?”

    王简装作一个老道的经商高手,道:“像似盗贼,流寇,甚至强如他多尔衮,都是属于不入流的第一种,也就是挣人的钱,这种法子相对来说简单,因为你的对象是人,你只要够狠,够毒,让人惧你,怕你,别人就会乖乖的拿出自己的钱财给你。”

    二人闻言也觉得有理,都点点头。

    “那第二种呢?何为更高明的?”

    王简顿了一顿,“第一种没什么技术手段,属于不入流的那种,这第二种嘛就困难许多,因为你的对象是钱,钱本身就是死的,你用吓唬人的那一套吓唬钱没用,你就得想办法让钱自动的跑进你的口袋,能挣钱的钱,那才是更为高明的挣钱法子。”

    梁四一听如醍醐灌顶一般,他感叹道:“小伙子能有如此见识,老夫受教了!”他不似土匪,平身挣的就是钱的钱,自然感受更为深刻。

    王浅浅则如迷妹般一脸崇拜的看着王简,只觉得他是世间最霸道也是最有才华的人。

    看到被世人称为“锦书”的才女对自己的崇拜,也让王简更加的得意。其实王浅浅哪里知道,这些理论也是王简看后世的商战剧胡诌来吓唬古人的。

    王简又道:“其实,老先生也不必妄自菲薄,相信以圣上的显明,很快便会重视商人对我大明的贡献,圣上原意亲笔题字给你等就是最好的证明。”

    梁四不是很信王简的话,世人几千年来对于商人存在偏见,即便这年轻人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也很难左右皇上的看法。不过不信归不信,他还是点头称赞皇上英明神武,临走时又贿赂了王简五千两。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