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三十一章 吃饱了撑得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简安慰道:“你放心,等过几日朕忙完了,就为你建座教堂,到时候你就有了道场,可以传教了。”

    汤若望一听高兴坏了,可没高兴多会,王简自然没那么好心,替洋人建教堂,他又接着说道:“可你也知道,朕是被赶出帝都的,也是穷得叮当响,这修建教堂的钱,得你自己想办法。”

    见汤若望一脸愁容,王简嘿嘿道:“这事简单,朕将在城南的马蹄岭建造一座火器局,你负责那里的火器建造还有人手的招募,朕会按照你研发的成果发给你饷银,督造得好,朕重重有赏,有没有钱造教堂,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汤若望一听忙不迭的点头,对他来说,制造火器本来就是自己的强项。不过他也知道,玩火器就是个烧钱的无底洞,他道:“皇上,这火器比不得寻常的武器,烧完就没了,花费甚巨啊!”

    王简让琪儿拿出先前拍卖所得的十万银两票据,道:“这你放心,朕自有办法,这些钱你拿去采买火药,器具,不够的之后朕会再给你,不管是钱,是物,还是人,你要多少,朕会给你多少,但你要记住,朕只要最好的枪,最烈的炮,别拿一些破烂搪塞朕!”

    汤若望开心的接过票据,激动不已,只要有了王简的全力支持,何愁造不出好的枪炮,到时候想必王简也不会亏待自己,建造教堂的钱就有了着落。他以前也曾在京师,配合工部的人修订过历法,还造过不少火器,可没捞着多少油水,现在自己有了工钱,就不用看别人的脸色,到处碰钉子了。他对着王简就是一通赞颂,说道:“您是最慷慨,最宽容,最伟大的君主,上帝会保佑你的。阿门”

    王简见他信心满满的走了,不由得感叹这个世界没有专利法就是好忽悠: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而且还让你感恩我的大度。跟后世动不动为了科技专利国家间吵的你死我活相比,自己都快羞愧死了。他相信,有了汤若望的标榜作用,江南的“红毛鬼,绿毛鬼”们都会源源不断的涌入济南,奉献出他们在造船,火器方面的专利。

    再说台上对于人性的争论已经进入白热化,今年辩经的主题便是人性。

    性善?性恶?

    王简听着高台上的士子们高谈阔论,一时兴趣了了,自己只顾着跟汤若望交代火器局的事,都没听清他们说些什么。他抬脚便要走,台上一个优雅的女声传来:“这位公子,且慢。”

    王简茫然四顾,见周围士子们的眼神都飘向了自己,才知道那少女在叫他。

    “姑娘有事吗?”王简疑惑道,其实他也注意到了这个少女,一身士子打扮的她明眸皓齿,气质动人。给人一种书卷气,使得王简真正的懂得了“腹有诗书气自华”是什么意思。

    如果说陈圆圆是七十二洞里的妖仙,那么她便是三十六天的天仙。

    不光他注意到了王浅浅,王浅浅也注意到了他,他身边跟着郑玉桥家的管家,又有府上的家丁护卫,想不被注意都难。见王简跟一个洋和尚说了半天,却对他们精彩绝伦的经辩毫无兴趣,态度还很是不屑,不过她也没多想,以为王简是郑玉桥的座上宾,才华横溢的人。这才出言相留,想听听王简的高见。

    王浅浅轻启朱唇问道:“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哈哈,我叫王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简。”

    王浅浅很是无语,她以为王简不愿意说出自己真实姓名,只得饶过这个问题,道:“小女子见公子气宇轩昂,想必见识不凡,可否赐教一二?”

    “那啥,你们的辩题是什么来着?”他在台下听了半天,也知道他们说些什么,只不过他认为这些读书人吃饱了撑得,清兵马上南下了,他们还在津津乐道的讨论无聊的哲学话题。

    王浅浅暗恨自己有眼无珠,把泼皮无赖当成了饱学之士,她一时有些气结:这人根本就是个无赖,听了半天,结果连辩题都不知道。不过她自幼修养极好,即便生气也不会表现出来,她礼貌道:“公子,今年的辩题是,人性,熟善,熟恶?”

    王简对她的表现有丝惊讶,搁在后世,他往往因为自己的臭毛病碰了许多钉子,被甩过不少脸色,像这般修养好,心性好的女子还是第一次见。就连陈圆圆,别看她在外人面前一副妖艳魅惑很好说话的样子,也会被王简三言两语给激怒。

    然而自己今天不说出个子丑寅卯,估计很难下台了,王简想了想,道:“人性善恶嘛,亚圣孟子有言,人皆有四端,即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所以嘛,这人只要有了四端,人性就是善。”

    浅浅微微一笑,指了指旁边的一位翩翩公子,道:“公子似乎只是把刚才唐师兄的话总结重复了一遍而已。”

    那位姓唐的师兄傲然的点点头,仿佛被她点名很是荣幸。

    之所以王简先前逗她,其实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让她羞怒,从而乱了方寸,好让自己蒙混过关,结果她并未受到影响,还指出王简的毛病。

    围观的士子们还以为王简有什么真知灼见,见王简只是把别人的话重复了一遍,都哄堂大笑。

    琪儿哪里容得别人耻笑王简,按着寒霜剑就要动手。王简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稍安勿躁。瑶儿也是气呼呼的瞪着那些士子们,在她心目中,王简说什么都对,而且无所不知,岂容他们耻笑?

    王简哪里懂得什么儒家经典,更别说拿出来辩论了,他绞尽脑汁,想到一个《读者》上的故事,道:“本朝心学大儒,王阳明曾经抓住一个十恶不赦的囚犯,囚犯说自己杀人如麻,内心早已没有善意,王阳明说他有向善之心,为了证明,便让他脱衣服,那囚犯依言脱了一件又一件,到最后剩下一个裤衩的时候,囚犯害羞了,死活也不肯脱,王阳明便说,这就是你的羞恶之心!”王简顿了顿,道:“所以,连十恶不赦的囚犯都有羞恶之心,那么人性自然是向善的。”

    王浅浅追问道:“哦?既然连囚犯都有向善之心,那么他为何视人命如草芥呢?”

    王简一听也对,可不是吗?难道她主张的是人性向恶?那顺着她说总归没错吧。于是又开口道:“后圣荀子曾言:人之生也固小人。所以人性也是向恶的。”

    王浅浅没想到王简这么没节操,跟个无赖似的,这么快就改变了立场,都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不确定的问道:“那么公子又认为人性本恶咯?”

    王简还以为自己站在了她的那边,不无得意道:“那是自然,每个人都不是圣人,正所谓高山仰止,世人怎么可能到达的了呢?莫不如归去,向自己的内心寻找答案,而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杜牧之的《阿房宫》曾言: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六国之所以被灭,是因为他们不讲仁义,只谈利弊。为了蝇头小利,互相猜忌功伐,最终导致被暴秦逐个击破。福祸之间的取舍圣人曰义,而我等凡人自然曰利。世人往往不是按照是非做判断,而是按照利害关系做出自己的判断,对自己有利的,就会做,对自己不利的,即便是对的事,也不会去做。所以人性自然就是恶的。”

    王浅浅又微微一笑,道:“公子似乎有断章取义的嫌疑哦,美好的品德如同高山,公子只见山高便掉头,却不见诗经全句云: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为何公子只说前半段?而且太史公有言:虽不能至,然心乡往之。既然人性都向往美好的品德,那么怎么会是恶的呢?”

    王简被她连珠炮似的堵得哑口无言,他原本就以为高山仰止是形容山高,比如困难艰险,遇到就回头的意思,结果现在才发现自己理解错了!而且自己为了讨好她,顺着她说,结果还是错!

    王简弄了一个大乌龙,信心满满的慷慨之言反而让自己更加窘迫。在加上周围一群士子鄙夷嘲弄的目光,他也被逼急了,高声道:“歌妓晚景从良,一世烟花无碍;贞妇白头失守,半生清苦俱非。人性的是非曲直,又怎能说的清?”

    这一下子整个书院彻底的炸了锅。

    “无耻!娼妓人尽可夫,淫妇更是为世人所不耻!”

    “就是,就是,这么圣神的书院,怎可说出如此无理之言?”

    “粗鄙之极,怎可把娼妓和淫妇说得如此坦荡!”

    更多的士子也是义愤填膺,他们自以为高大上的辩经结果被王简搅和得粗鲁下作,都指着王简就是一通喷:“快滚下去,书院不欢迎你,”

    “滚下去,”

    “对,滚下去!”甚至有人往台上丢鞋,还好都被王简轻巧的躲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