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三十章 白鹿书院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今日老梁的绸缎店里来了一位稀客,他一进门就问道:“老梁,你听说了吗?皇上要开什么海天盛筵,而且听说受邀的都是些城里的达官显贵们。”

    老梁神秘道:“嘘,小声点,我也听说了,消息绝对可靠,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肯定能够一睹天颜。”

    那人却道:“你少吹牛,你是什么身份我能不知道?别说人前人五人六的,可说到底还是个下等的商人,即便这济南城里大半都是你的产业,可自古以来我等商人身份轻贱,别说天子,就连小小的知州都难得见上一面,当今圣上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老梁捻了捻胡须很是自信:“这你就有所不知,我远方的侄儿是巡抚家的家丁,消息是他传出来的,还能有错?”

    那人眼前一亮:“莫非真的有戏?老哥哥,到时候带上兄弟我怎么样?”

    老梁眼睛一转,他得到内幕消息,这赴宴的名额并不是送的,而是花钱买的,他准备到时候多买一个名额,倒手一卖,还能挣一笔差价,于是慷慨道:“那是自然,不过你也知道,这天颜难见,上下打点的银子可是不少。”

    “这个小弟自然懂得,老哥哥放心,只要能让小弟一睹天颜,花再多的钱也在所不惜!”

    不过最后老梁也没挣着这笔钱,因为很快济南城里都流传着皇上要开海天盛筵的消息,名义上是为了安抚民心,传播天子的恩德。巨贾豪绅们为了能够一睹天颜,争破了头想要赴宴,提着厚礼都快把巡抚家的门槛踩踏了,就是为了得到一个名额。而巡抚郑玉桥却出面说名额有限,想要的话得拍卖。至于什么是拍卖,可以去济南城最大的酒楼望月楼资讯。

    王简乔装打扮之后,坐在望月楼最高的顶楼,面前摆着琳琅满目的美食,陈瑶儿和陈琪儿乖巧的站在他身后,只有陈圆圆自顾自的埋头吃着美食,全然把他当个空气。

    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王简很是开心:“哈哈,甭管什么朝代,人都一个德行,有名就会生利,皇帝的名头和后世的明星卖自家的产品一样,都是无本买卖,你情我愿的事儿,卖的就是名气!”

    入城了好几天,王简都在忙着接见城里大大小小的官员,特别是巡抚郑玉桥,听说王简要征兵备战,一个劲的都跟王简哭穷,搞得王简不得不想法的挣钱。明抢肯定不行,那是多尔衮和李自成的法子,既然明的不行,他只能来阴的,于是有了开头那么一出。

    “喂,你少吃一点,都长胖了!”眼见一会功夫,盘子里的坛子肉只剩下最后一块,而陈圆圆还伸筷子去夹,王简急忙制止道。

    陈圆圆不为所动,飞快的夹起那块肉放入小嘴里,还吧唧嘴挑衅似得看着王简。王简一时来气,也跟她争抢眼前的美食,顿时二人吃的不亦乐乎。

    刚好此时郑玉桥的老管家上楼来,见到二人争食,一脸错愕:这人真的是皇上?莫不是饥饿难耐的难民乔装打扮的吧?带着一脸的问号,他小心道:“皇上,这是拍卖所得的摊位定金,共十余万两。”

    这摊位银也是王简想出来的法子,他将拍卖场地的座位按照位置的优劣排成了甲乙丙丁四等,售价依次是五千两,两千两,一千两和五百两。虽然座位跟最后的拍卖席位的结果无关,可还是架不住人的攀比心理,试想一下,往日里跟你平起平坐的人,在拍卖的时候坐在了甲等,吃着瓜子喝着清茶,而你买的五百的末流位,在最最最后面垫着脚站着,那是何等感受?能不花钱买座吗?

    所以拍卖还没开始,王简就先挣了他一笔。

    身后的瑶儿乖巧的替王简搽了搽满嘴的油,接过账单递给他,王简扫了一眼,其实他也看不懂,就是装装样子,好掩饰刚才的尴尬。

    他转头看了琪儿一眼,问道:“我让你找的人,你可找到了?”

    陈琪儿恭敬道:“是的,皇上,此人就在白鹿书院内。”

    他满意的点了点头,拍卖行晚上才开始,时候尚早,他对老管家道:“带朕逛逛这济南城,见见这城里的风光吧。”

    一行人很快便出了望月楼,走在济南城的大街上,感受着跟京师不一样的人土风情。随着皇帝南狩,亲自领兵入城的消息传入了济南的大街小巷,不论是达官显贵,还是贩夫走卒,早就没有了一个月之前流民蜂拥而来时的恐慌,到处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济南城不愧是齐鲁大地最有文化气息的大城,光书院就有四座,而王简等人不知不觉便来到了城中士子们公认学问第一的白鹤书院。

    陈圆圆见王简此行目的地是书院,出于本能的对书院的厌恶,她半路便悄然的离开了。

    此时的书院正在举行一年一度的“辩经”大赛,所谓的辩经中的“经”就是儒家经典的四书五经,凡是四大学院的学子都可以就经典的不同之处提出自己的观点,而辩论的第一名则会为书院赢得第一书院的称号。而白鹤书院已经连续赢得了五年,这在济南城中也成为了一段传奇,而创造这个传奇的,是一个女人--王浅浅,她乃是济南教授王象晋的孙女,十一岁出道,至今经辩未尝一败。相传此女不断容貌绝世无双,而且才华更是如同锦缎般光华通透,所以为她赢得了锦书的名号。或许整个江北士子们不知王浅浅是谁,但肯定都知道锦书的名号,就连京城的士子们都有所耳闻。

    当年唐寅和青楼歌姬合奏的一曲“渔舟唱晚”成为了千古绝唱,至今都被江南的士子们津津乐道。后来又出了陈圆圆这个绝世妖姬,更是让江南士子们疯狂,可惜几年前便不知所踪。而山东的士子们也有自己的传说,那便是锦书--王浅浅。

    琴棋书画,琴棋重艺,书画重意。二人也成为了大明王朝的乱世双绝:江南琵琶曲,山东锦中书。

    王简站在人群里,听着四大书院的士子们在那高谈阔论,兴趣缺缺之时,突然感觉有人在叫他。

    人群缓缓分开,从里面挤出一个身影,此人正是汤若望。原来王简对他敬重有加,很是礼遇,还派专人把他护送到了济南城,他听说这里是全城最有文化气息的地方,今天有许许多多的士子在此辩经,于是一大早便跑了过来,本想着在士子中造成影响,发展出下线,以后的传道之路便会顺畅许多。他看到了王简,于是便跑了过来,不想被郑玉桥的家丁堵在了外面。

    王简示意放他过来,他一跑到王简跟前便大吐苦水:“皇上,你们华夏的人都太难搞了。”没想到他来了大明的好几年,都学会了大明的通用“神”词:搞。

    王简听他说的好笑,好奇道:“噢,圆圆不是很喜欢耶稣吗?你没跟她论道论道?”

    汤若望苦着脸道:“皇上,陈姑娘是很敬仰我主,可她只是好奇,想听臣讲故事而已。前几日天天抓着臣给她讲圣经里的故事,臣一让她入教,她便说我主弱爆了,居然被人钉死,她道教的太上三清如何如何神通广大,不但能移山填海,还能点石成金,还让臣改信她道教。”

    王简会心的一笑,这才发现一会功夫不知道陈圆圆跑哪去了。王简安慰道:“恩,圆圆不一样,她经历过的事写出来说不定比你的圣经还厚,你去试试其他人,比如这些芸芸众生,都等着你普度呢。”

    汤若望叹了一口气,道:“皇上,这几日臣说破了口舌好不容易发展出了几名教徒,结果不曾想,他们头天还跟我读圣经,第二天却去了城隍庙烧香拜佛!”

    王简一听强忍着笑意,主要不想伤了虔诚教徒的心,以前他看最喜爱的电影《加勒比海岛》系列,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英国人发现了新的大陆都会掠夺资源,而葡萄牙人只是单纯的为了传教。

    他太理解汤若望的郁闷了:像是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是一神教,教众只信一个神,所以信仰虔诚坚定。不像华夏人都是信奉多神教,一个教派几百上千个神,人们习惯了见庙就进,见神就拜,管他有没有用,拜拜总没坏处。而且想忽悠明智的华夏人入教很难,因为我们信你,你得灵,得管用,不灵,不管用,就滚蛋。华夏人甚至对神就是这么现实,求神拜佛的目的性很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