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二十章 却笑人间说六韬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简听完众将士乱七八糟的回答很是无语,不由的想起《阿甘正传》里面黑人教官问阿甘为什么来军营,阿甘的那句经典回答:“干你让我干的事。”军队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我怎么就没遇到这么懂事的兵呢?

    王简抬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一字一顿,粗鄙道:“干朕让你干的事!朕指向哪里,你们就给朕打向哪里!这就是你们来当兵的目的!”

    “是,干皇上让我干的事!”

    “万岁!”

    “万岁!”

    此起彼伏响彻云霄的嘶吼惊动了营帐内的三女,她们都出了营帐来到声吼最响亮的地方一探究竟。

    “圆圆姐,你说皇上在做什么呀?”陈瑶儿问道,这小妮子医治伤兵累的不轻,还好有陈圆圆给她渡了不少真气,又活泼起来。

    在陈圆圆看来,能成为她朋友的,只有天真浪漫的瑶儿,世间她在意的人,也不过二人而已---陈瑶儿这个她的小跟班,还有义父王承恩。甚至于王简的死活,她也似乎都不在乎。

    “谁知道呢,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陈圆圆轻轻摇了摇头,她知道王简乘机收服军心,却还是忍不住嗤之以鼻。一旁的陈瑶儿听她损王简,抿嘴笑了笑。

    可脾气火爆的马媤媤不干了:“哼,总比某人强,我们在前面拼命,她却清闲得很。”

    陈圆圆不屑的瞟了马媤媤一眼,并未答话。

    陈瑶儿怕两人有摩擦,急忙拉起陈圆圆的小手道:“那我们去瞧瞧呗。”,“哇,好热闹呀。”

    此刻王简与一众将士围坐一团欢快畅饮,熊熊的篝火之上正烤着羊腿,羊油吱吱作响。这些大头兵哪见过如此绝色,而且还是三个,这其中又数陈圆圆最为惊艳,似乎她总能在无意之间将自己的魅力发挥到极致。马媤媤给人一种中性之美,眉目之间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英气,历经几场大战的她也越发的成熟冷酷。而小家碧玉似的陈瑶儿则最为讨喜,总是一幅巧笑倩兮的神态,在场的士兵有几位还被她妙手医治过,对她也最为敬重。

    三女的到来使得他们也不敢多呆,急忙起身退下,倒是吴三桂临走时似乎有心事,有意无意的看了陈圆圆一眼。

    王简用刀割下一块羊腿肉,递给陈瑶儿道:“今天累坏了吧,来给你补补。”

    “皇帝哥哥,刚才聊什么呢?那么热闹。”陈瑶儿接过羊腿肉,舒服的靠在王简怀里问到,瑶儿天性有点懒,能躺着就绝不坐着,而且还爱睡懒觉,更爱躺在王简的怀里。

    “没什么,聊些兵家的事儿。”王简见马媤媤双眼出神的看着篝火若有所思,便问道:“媤媤,你说怎么带好一直军队?“

    马媤媤全无带兵经验,只知道要保护好王简,就必须紧握帅印。“简哥哥,妾身带兵时日尚短,哪懂得那么多道理。无非就是以正合,以奇胜吧?”她也不知如何回答,只是搬出孙子兵法里面的至理答道。

    王简听完却不以为然,大骂道:“狗屁的以正合,以奇胜。”

    马媤媤一愣,如果是旁人,她肯定不服,可对于王简,她却是盲目的崇拜,只要是王简说的都是对的:“简哥哥,难道兵圣错了?”

    王简道:“我相信兵圣的原话一定是“以奇合,以正胜”,后人却是误解了他,变成了“以正合,以奇胜。”

    马媤媤疑惑道:“这有什么区别么?”几场大战下来,她也渐渐流露出成为一名真正的名将的潜质。

    王简道:“世人由于猎奇的心理,更喜欢“以奇胜”的将领,可他们不懂,决定一场战役,乃至一个国家命运的,只可能是“以正合”,所以,偶尔出奇兵或许会到来惊喜,”说完王简又不放心媤媤,他知道用奇虽然收益大,但是风险更大,便提醒道:“但你要谨记,切不可执迷于奇道,更不可乐此不疲!”

    为了印证自己的说法,王简又道:“媤媤,你想想,为什么那么多的奇将独独先秦时期最多?那是因为他们都是演义,是传说,夸张的成分居多。名将最宝贵的品质不是有多少天马行空的妙计,而是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百折不挠,最终迈向胜利。”

    马媤媤眼睛一亮,道:“妾身懂了,就拿土木堡之变来说,英宗他老人家就是因为没有稳扎稳打,才中了鞑子埋伏导致打败,是也不是?”

    听马媤媤提起明英宗,王简倒是觉着这人既可恨又可爱,可恨的是坑掉了大明全盛时期的主力军队,可爱的是后来居然活成了人精:不但在敌营左右逢源还能被放回来,而且在囚禁中熬了七年没被杀,之后还能复辟。

    “人经历了大的变故总能学会成长,”王简似说自己一般感叹了一句,“土木堡之战之所以失败,归根究底就是犯了人性的通病---太爱得瑟。”

    “得瑟?”她们不解道。

    “呃,就是太爱炫耀,本想领着二十万人出去郊游,威风一番,纵然不胜,也可全身而退,结果非要得瑟到处显摆瞎晃,导致大败,”他又补了一句:“他犯了爱瞎得瑟和臭美这些女人的通病。”

    三女虽然只有马媤媤爱好军事,但都爱听故事,听王简讲解英宗朝的往事,也听的津津有味。唯独陈圆圆听到他说女人的通病,以为王简针对她,于是白了王简一眼,因为众女之中瑶儿天真浪漫,琪儿尽忠职守,而媤媤又一心带兵,只有她每天到处玩乐。

    王简遭平白之冤,不自觉间又得罪了陈圆圆,他还不自知。按照陈圆圆的小心眼脾气,往后估计又要给他小鞋穿。

    王简又道:“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因素,终究只有国力。”

    马媤媤又问道:“那为何土木堡之战,我大明国富兵强胜鞑子几十倍,最后还是失败了?难道仅仅因为英宗他老人家,呃,得瑟?”

    “爱显摆得瑟和爱用奇谋密计也就一念之间,土木堡的失败英宗的得瑟是一方面,另一方面鞑子运气好,遇上了千年一遇的猪头对手--王振。媤媤,你不能寄希望于你的对手是千年一遇的蠢货,知道吗?而且国力强是制胜的根本,比如说隋炀帝和唐太宗他们,明明有很好的国力,却屡次征伐高丽都失败,你可知原因?”

    马媤媤想了一会答不上来。

    王简道:“那是因为他们不懂运用国力,都想要一鼓作气,每次都倾尽全力征伐高丽,这就好比两个赌徒,一个腰缠万贯,另一个郎中羞涩,二人的赌盘是不一样的,前者可以输一次,两次,百次,千次。而后者哪怕输了一次就满盘皆输。说白了,当你有足够的赌资的时候,是没有不要一次性投入全部的身价。”

    马媤媤眼前一亮,道:“臣妾懂了,如果隋炀帝懂得修养生息,就可以一直打下去,一年,两年,十年,百年,直到彻底的打垮高丽,是也不是?”

    “恩,这就是国力对于战争结果的影响,当然了,也不是说奇谋密计不好,用好了,或可降低我方损失,只不过锦上添花,一名真正的名将,要懂得在正与奇之间分寸的拿捏,稳健永远是第一位的选择,因为在战场之上谁都会犯错,而胜利只属于犯错少的那一方。”

    见马媤媤明悟的点了点头,王简也很是欣慰。不是说他对奇谋有什么偏见,而是他懂得一个道理:功成自古皆天幸,却笑人间说六韬!

    后世一位著名的军事评论家张局座说过一句话:外行谈战略战术,内行谈后勤补给。后勤是啥?就是综合国力,国力到了,派一头稳妥的猪都能打赢,国力不到,兵圣出世也徒呼奈何。就像后世如何吹嘘,如若不是宋高宗的十二道金牌,岳飞就好像真能打到黄龙府。且不说南宋和金朝实力对比悬殊,即便宋高宗不顾自己的身家性命,原意赌一把,倾尽所有国力,也不一定能打到黄龙府。更何况宋高宗并不是一个赌徒,他只想安安稳稳的过完自己的后半辈子而已。

    在王简看来,指望靠一两个不世名将之力来扭转乾坤,那只可能是天方夜谭。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