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十七章 残酷的潜规则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将星之境对上王道之境!

    这个世界的境界如同身份,有上下之分,却无高低之分,也就是说,并不完全代表你的实力。比如大街上血统是贵族的乞丐,实力肯定不如你,但是身份却绝对比你高贵。先前的王简虽然承继天命,是帝皇之境,却打不过庶民之境的无赖混混,就是这个道理。然而帝皇之境的成长境界肯定要远远高于其他境界。

    同样的道理,虽然马媤媤是将星之境,可距离豪格的王道之境还是有些差距,那道金光稍稍一顿,一箭划破马媤媤的右肩铠甲,带出一串血珠又向王简飞来。

    生死关头,王简急忙双手紧握手中的绣春刀,扎好马步之后“喝”的怒吼,使出浑身的龙气对着那道金光就是一刀。绣春刀砍在箭矢之上“滋滋”作响,划出一连串的火花,终于在刀口划到箭羽的一瞬间改变了其轨迹,一箭把旁边一名士兵射死。

    这一刀,仿佛使完了他的全部真气一般,没等王简喘口气,豪格的第二箭,第三箭又陆续的射出。

    “血祭-天罚”五十步之内无敌,“天罚三箭”百步之内无解!

    就在这危机时刻,马媤媤不惜折损功力强行使出秘术将自己的将星巅峰突破至王道之境,堪堪一枪挑飞那第二箭,而陈琪儿则飞扑到王简的身前用血肉之躯抵挡那第三箭。

    “不!!”王简绝望的大叫,这次他是真的怕了,怕失去琪儿,虽然才穿越过来几十天,但是这位沉默少言的少女就如同认识了很多年的亲人一般,只需一个眼神就懂得他的心意,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他值得用性命去守护的人。

    王简绝不允许陈琪儿在自己身边香消玉殒,他一把揽住陈琪儿的细腰而后用力一扭,陈琪儿就如陀螺一般转到了他的身后爬在了他的背上。由于这一连串的动作,也使得他失去了宝贵的躲闪时间,他只得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那道飞驰而来的金光。

    “来啊!!“王简大叫一声,在他所站立的地方出现了极为强劲的黄色狂暴龙气,将他裹在中心,就像似生命凋零之前最后的绽放。

    那道金光“嗖”的一声就射至他的眉心,就在他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可奇怪的是金光如同时间静止一般定格在那,以至于王简的双目紧盯得越来越酸,都快看成了一个斗鸡眼。

    就在王简正奇怪怎么大难不死,突然,他的眉心前面几寸处紫光大盛,一道剑光冲天而出。

    “紫薇剑!”

    原来紫薇剑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额头的正前方,那道金光射在了剑身上,紫薇剑替他当下了这致命的一击。王简一把握住悬停在眉心的紫薇剑,顺势将那来势已尽的箭矢一劈两断。他提剑转身,怒视着不知何事出现在小坡之上的陈圆圆。

    陈圆圆来时恰巧见他不顾生死的护住陈琪儿,很是感动,于是难得给了他一个微笑,可很快笑意就僵在了俏脸上,因为她感受到了王简的杀气,更准确的说是怒气。

    王简动怒了!

    他是一个好面子,爱冲动,也很开朗,善良,气性小也去的快的性情中人,但是,极少会动怒,一旦动怒,不管不顾,往往越亲近的人越倒霉!此刻他迁怒陈圆圆故意使绊子不给他紫薇剑,差点害死陈琪儿!

    王简二话不说一剑临空向着陈圆圆劈去,陈圆圆脸上的微笑很快变成了嘲笑,她轻扣琵琶弦“呛”的一声,王简还在半空中被一道气劲轰得转了一圈,掉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摔了一个狗吃屎。

    “哼,不自量力!”

    马媤媤眼见王简挨揍,娇叱道:“陈圆圆!”她紧紧握住吟雪,却并未动手。

    陈琪儿也见惯了两人之间平日里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只是惊呼一声急忙将王简从坑里扶了出来。

    王简自信满满的一剑结果被摔了个狗吃屎,无比的郁闷。其实这也不是他实力不济,主要是因为紫薇剑早已与天目琵琶合而为一,从而导致了紫薇剑对上陈圆圆的时候产生了“叛变”,而他并不知道,所以吃了一个暗亏。

    王简隐隐约感觉到这种叛变,输人不输阵,他狠狠瞪了陈圆圆一眼,撂下一句不痛不痒的狠话:“回头再来收拾你!”

    陈圆圆轻叱一声很是不屑,自然不会把王简的威胁放在眼里。她从来不关注他人的死活,所以才会在滦州城防最吃紧的时候悠哉的在城楼上嗑瓜子。这也跟她修炼的《贵妃遗秘》有关,她已然修炼到此心法的最高层:天地不仁。以她的境界和心法,她自信天下间能杀她的几乎没有,她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脸色过活,可以自由的游走于天地之间!

    王简眼见豪格似乎要逃,也就不再跟陈圆圆纠缠,满怀一腔怒火提着紫薇剑向着豪格杀去。山坡上的守军也看到外围的援军杀了进来,更是士气大盛。

    豪格使出“天罚三箭”都不能取王简性命,无力再出箭,更是失去了撤退的宝贵时间,吴三桂的外围大军很快就将他们团团围住,进行着最后的围杀。

    豪格眼见自己身边的将士死的越来越多,这比杀了他还难受,这些人可都是他以后上位的资本,却不想一着不慎,都断送在了这座小小的滦州城。

    他怀着满腔的不甘与愤懑,看了一眼王简所在的小山坡,在三百多名巴牙喇的拼死保护之下杀出重围逃之夭夭。

    一天的激战下来,四万余关宁军在全面占优的情况之下,还是伤亡一万余人,可见豪格的正蓝旗是何等强悍。将士们更是疲惫不堪,于是王简下令各营不得入城讨饶百姓,就在城外驻扎,休整一晚明日启程南返。

    傍晚,夕阳西下。王简独自一个人站在八百关宁残部阵亡的小坡上久久无语,连微微的清风,都伴随着浓重的血腥之气。叛逆的他中学时候也在街头“火拼”过几次,可那些都是小打小闹,试问如果告诉你,那种街头群架会死人,谁敢上?可这一次完全不同,就连崔家村带出来的人都阵亡了二十余,这其中就包括崔大壮口中的“三哥”。他又想起了山头上看着他们远去的崔坚实,他虽然没说,可王简知道,他希望王简能带着他的儿孙们活着回去。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流失,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姓名,仿佛就从来都不曾活在这世上一般。他深切的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以及他的责任----这不是一场游戏,而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众位将领统计完各营伤亡之后,想来回报战况,可见到王简一言不发似有肃杀之气,都不敢来触霉头,只得请出平日里王简最疼爱的贴身侍女陈瑶儿。

    “皇上,累了一天,晚饭都没吃呢,你要是不吃,奴婢也不吃。”陈瑶儿做了王简最爱吃的红枣年糕,她知道王简心思沉重,于是撒娇道。

    王简的思绪慢慢的被拉了回来,他亲昵的捏了捏陈瑶儿的俏脸:“要是把你饿坏了,我可舍不得。”

    王简轻轻的拉着瑶儿的手坐在小坡之上,他拿起盒中的红枣年糕咬了一口,贊道:“果然很香,甜而不腻,你也尝尝。”

    王简把咬了一口的年糕递到陈瑶儿的嘴边,她也娇羞的小咬了一口,于是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影在夕阳的余晖之下幸福的相依在一起。

    吃完了年糕,王简招了招手示意众将近前答话。

    王简想到逝者已矣,好好对待活着的人罢,于是道:“各营的伤兵怎么样了?”

    众位将领闻言一愣,显然超出了他们的预想,他们都各自互相看了几眼:皇上不问战功赏罚,却问那些受伤的士兵,这是何意?

    王简见他们都沉默不语,又追问道:“怎么,你们有事瞒朕?”

    参将丁磊是一名大老粗,答道:“回皇上,能动的都有...有陈娘娘医治,剩余的那些残疾了的废物,各营自会清理出去,让他们自生自灭好了。”他还自以为是,不觉有什么不妥。

    他没想到王简突然大怒:“什么,你TM什么东西。他们都是为朕,为大明留过血的英雄,你敢这么对他们?!”王简飞起一脚踹在他的肩上,将他踹飞了出去。

    王简又怒道:“来人,把他给朕拖出去砍了!”

    就在众人以为丁磊必死无疑的时刻,马媤媤站了出来道:“且慢。”她知道丁磊说的是众将的共识,如若因此获罪被杀,恐怕会动摇军心。

    马媤媤道:“皇上,丁参将所言不无道理,自古一来,凡是在战场之上伤残的,遇上仁慈的将领,像似戚继光将军,多发些抚恤银两,遇上狠辣的将领,就地遣散,让他们自生自灭,留下他们只会增加不必要的负担。”她接着道:“皇上,如若眷顾他们,多发些遣散银两也可,丁参将纵然有错,也罪不至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