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十四章 忠魂镇辽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简当即命令原山海关总兵高第为主将,主持滦州城防务,等分派任务结束,众将才发现吴三桂被干凉在一旁。

    王简看到吴三桂似乎有些失落,便安慰道:“吴爱卿,祖大寿的战斗你就别参与了,不论如何他也是你的舅舅。朕知道你忠勇可嘉,可朕不希望他死在你手里,你明白朕的心意吗?”

    吴三桂闻言立马感激道:“臣谢皇上抬爱,虽万死无以为报!”

    其实王简并没有那么好心,他这是想让媤媤多多锻炼,多立战功树立自己的威望,而且顺势还架空了吴三桂的兵权,一举双得。只不过他也低估了吴三桂,他虽然表面上一副感激的模样,眼神中却透出一丝的阴狠。

    王简又命令马媤媤带领三千铁骑出城,临行前他看着战马上英姿飒爽又略带兴奋的马媤媤,很是不舍:他知道媤媤渴望带兵,在那里她才会感觉到快乐。如果把她禁锢在身边,只会是笼中的金丝雀,失去了飞翔的羽翼,也就终会失去光泽。

    马媤媤也柔情的看着王简,在她心中,她觉得王简差一点被逼着在煤山上自尽,是因为没有一个为他分忧力挽狂澜的大将。她爱他,害怕煤山之上再度重演,所以她必须战斗,因为只有胜利,才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的爱。

    王简怜爱的轻声道:“保护好自己,实在不行就回来,朕作为你的男人,应该保护你才是。”

    马媤媤也动情的点了点头,扬鞭策马出了城。

    终于,午后刚过,王简穿越之后第一场大仗就此到来!

    祖大寿先头部队到达滦州城下,却见城门紧闭,城墙之上还有站立着一排排卫兵,很是奇怪。按理说,京师已破,这应该是一座空城才对,怎么与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而身边的满清将领都毛躁的催促着祖大寿快快攻城,都被他勉强阻断了下来。看着城上的高第,他硬着头皮道:“原来是高老弟,大明以亡,熟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不若你也率部下来投降我大清,定可封官进爵,你我兄弟二人也好有个照应,岂不快哉!”

    高第转身看了身后的王简一眼,似乎并没有站出来说话的意思,于是指着祖大寿大骂道:“谁与你是兄弟,老子姓高,岂可同你这不知姓甚的三姓家奴相比!”

    “你...”祖大寿一时羞愤交加,更是为自己的处境不平,他内心深处其实并不想为大清效力,也存了避世之心,可现实的处境逼得他不得不为大清卖命。而他能指挥得动的兵力不过一千余关宁铁骑残部,余下的两千都是清庭派在他身边的监军罢了,身边又有几名满清将领催促,再不攻城恐更加引发他们的不满,他只得下令攻城。

    于是清兵不顾祖大寿的指挥便抢先攻城,在他们看来,守城的不过是一群亡国之士,这么大的白捡的功劳可不能让汉兵这些奴才抢了去。

    一时之间杀生震天,八旗兵个个奋勇向前,对他们来说,这些大明兵都是待宰羔羊,都不堪一击,而高第作为天下第一关的总兵,又有十倍于对方的兵力,更是防守得滴水不漏。

    战斗一直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八旗兵丢下五百多具尸体之后意识到不对劲,于是缓缓退却,等待豪格大军的到来,好一举攻城。

    就在八旗兵刚刚退回大营吵杂纷乱的时候,他们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只骑兵,领头的是一名少女,只见她身着白色铠甲,周身红色真气弥漫,手握一柄红缨长枪,率先杀入阵中,左突右冲,竟无一人是她一枪之敌!

    祖大寿眼见部队阵脚大乱,急令后队掉头为前队,抵挡住这支骑兵。

    王简亲见媤媤已杀入敌阵,立马站在城墙之上,运气龙气用吃奶的力气吼声道:“城下的关宁军听着,朕在此!!!尔等速速助朕斩杀建虏为宁远同袍报仇,朕不但既往不咎,而且事后必有重赏!”

    王简用全部龙气吼出来的声音传遍战场每一个角落,一时之间战场上的双方都不约而同的看向城墙上的王简,只见他身着龙袍,在身后的黄罗盖伞的映衬之下更加威严无比!

    祖大寿和他身边的关宁残部也都惊骇莫名,他们大多都被崇祯召见过,自然认得城墙之上的人是货真价实皇上,一个个都吓得不敢乱动,关宁残部眼见将帅们毫无反应,更加无所适从,很快就被媤媤冲得七零八落。而更为震惊的是刚刚退回本部的两千余八旗兵。

    “草,早就知道这些奴才不可靠。”一名大清将领吼道。

    “是啊,我们肯定被出卖了!!!不然这残破的小城怎么可能这么难攻!”另外一名清兵将领在刚攻城战中损失惨重,他也连忙附和道。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兄弟们,杀光这些背信弃义的狗奴才!”

    于是失去理智的两千八旗兵调转马头,向着身后的关宁残部杀去。而关宁残部也不甘等死,奋起反抗。

    祖大寿眼见局势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不再争辩,静静的等死。

    马媤媤见他们自乱阵脚,互相残杀,为了减少伤亡,急令铁骑营全体退出战斗,在祖大寿大军后方严阵以待。

    王简见局势按照自己设想的方向发展,也打开城门,率领三万守军冲杀出来。

    战斗很快结束了,剩余的一千五百名八旗兵在祖大寿的关宁残部以及王简的三万守军的合击之下被全歼。祖大寿以及他手下八百名关宁残部被俘。而关宁军却是大胜,以伤亡百余人的代价全歼豪格先锋部队三千!

    滦州城大牢内。

    祖大寿自从被俘之后就关押在此,他的亲外甥吴三桂也来劝降几次都不为所动。“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的道理王简自然懂得,于是亲自来到大牢,祖大寿面壁而坐,也并未起身行礼,扭头看了王简一眼便一言不发。

    “这也是一位铁血铮铮的汉子。”王简暗嘱道,他并未怪罪祖大寿的无理,而是和颜道:“咳,祖爱卿别来无恙。”

    “哼,要杀便杀,何必多言。”祖大寿冷笑道。

    王简也很是无奈,祖大寿对自己的态度他也早有心理准备。

    根据崇祯的记忆,他也知道崇祯做了很多对不起关宁铁骑的事。其中之一就是凌迟处死了关宁督师袁崇焕。那是在清军第一次入关围攻京师的时候,袁崇焕从关外千里迢迢勤王,打退清军之后,反而被攻讦叛国。崇祯怕他有反叛之心,于是命人从城墙上丢个筐把他钓上城,然后被凌迟三千六百刀!而祖大寿也是在那次事件之后对朝廷彻底失望,不再接受调令。这件事的深远影响还不至于此,往后,更多的将领接到勤王的诏令之后,也怕落了个袁崇焕的下场,都宁愿抗旨也不敢勤王了,真是现实版“狼来了”的故事。

    王简叹息了一声,沉吟道:“一生事业总成空,半世功名在梦中。死后不愁无勇将,忠魂依旧守辽东!”在王简看来,作为一名广东人,不远万里奔赴辽东,不论后世功过评价如何,这份忠义之心都是值得肯定的。作为一名上位者,做小事用能力,做大事用能人,即便用错了人,那上位者也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祖大寿闻诗虎躯一震,终于转过身来怒目的看着王简,仿佛一头嗜人的猛虎!

    “皇上,你不该杀了都督啊。他是大明忠臣呐。忠臣呐!”祖大寿吼道。在宁远城弹尽粮绝之际吃过人肉,在无数个生死离别的征战中都不曾哭泣的铁血硬汉,此时此刻听闻王简口诵袁崇焕的临刑诗,却留下了眼泪。

    “是朕有负袁督师。”王简缓缓道,“朕答应你,等朕南渡之后,一定命人到袁督师故里为他建忠烈祠,为他平反昭雪。”

    “皇上既有此心,大寿死而无憾,愿追随袁都堂于地下!”祖大寿终于起身跪拜决绝道。

    “祖将军,你...你难道不懂朕的心意吗?朕对于你之前反复的事既往不咎,望你继承袁督师的遗志,助朕荡平辽东!”王简说出了此番的用意。

    “荡平辽东...荡平辽东...”祖大寿喃喃道,那是他毕生的夙愿,现在却是那么的遥不可及,仿佛是他生平做过的最长的一个梦。“可是,晚了,一切都晚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