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之风雨江山

第五章 轩辕镜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王简向上一指,道:“媤媤,你抬头看看。”

    马媤媤抬头一看,娇躯微微一颤,显然被突如其来的画面吓了一跳:只见龙椅的正上方的藻井有一只猛龙怒目圆睁,仿佛活的一般欲择人而噬,那龙遒劲刚猛,一张血盆的龙口含着一颗巨大的龙珠,让她不禁怀疑那颗龙珠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砸死人!

    王简见媤媤被吓一跳,“哈哈”一笑:“别怕。”

    马媤媤拍了拍鼓鼓的胸口,心有余悸道:“简哥哥,这龙可真像,可吓死臣妾了。”

    王承恩和陈琪儿也抬头望去,也被这条雕刻得栩栩如生的威严猛龙所震撼。

    “既然它得罪朕的爱妃,朕就派你去教训它。”

    马媤媤一向天不怕地不怕,一听能驯龙,也是跃跃欲试,问道:“如何教训?”

    “看到那颗龙珠没有?你去帮朕把它取下来,让这条龙失了龙珠如何?”

    媤媤拍手道:“好呀,让这恶龙失了龙珠,回不了天宫,必将受到处罚,到时看它如何威风!”说完两脚一蹦,飞了上去双手保住龙珠,可是不管她如何使劲,就是拽不下来。

    王简在下面提醒道:“看到龙鼻子没有,有一个小黑点,轻轻按一下。”

    媤媤寻着龙鼻上的小黑点,一点,只听她“哎呦”一声惊呼,抱着龙珠掉了下来,还好王简早有准备,将她接住。

    媤媤盯着龙案上的脸盆大的龙珠琢磨了半天也没看出个所以然:“简哥哥,这就是龙珠呀,不过就是个铜疙瘩罢了。”

    陈琪儿和王承恩也是围了过来好奇的看着这个媤媤口中的“铜疙瘩”。

    “哈哈,这可是宝贝。”王简兴奋道,根据崇祯的记忆,这里面有一个好东西,只有历朝历代的皇帝才知道。

    “骗人,不过就是个铜球,”媤媤不信道,就连旁边围观的两人也表示认同。

    不过很快她们都惊奇的张大了小嘴:只见王简在铜球上摸索了一阵,那颗铜球居然缓缓的打开了,而且里面似乎有一个黑不溜秋的铜镜!

    “轩辕镜!”王承恩惊呼道,他作为东厂厂公,见多识广,自然一眼就看出这个乌黑色的铜镜的来历:“真是那传闻中可辨忠奸,可照妖魔,更可识真龙天子的轩辕镜?”

    任谁也没想到,这传闻中的皇家至宝,居然会放在皇极殿的御座的正上方!

    “不错,正是轩辕镜!”王简傲然道。说是镜,倒更像是盘子,只因镜子的背面是一条威严无比的盘龙,而正面则乌漆嘛黑的无任何光滑可言,绝不可能反光。但这轩辕镜可是世间至宝,帝王神器,与天命玺,紫薇剑并称为天子三神器。

    “不过传闻有失偏颇,能辨人心的话朕也不至于落得如此地步,不过是这世间至刚至强之物,天下神兵莫不能破,而且它还能识真龙天子!”王简说完轻轻的将自己的龙气注入这铜镜的背面,只见镜面缓缓有彩色光华浮动,镜内似有龙吟之声。王承恩等人看着意象,在一旁啧啧称奇。

    不过王简怕引人注意,浅尝辄止。他满意的收好轩辕镜,贴身的放在胸口,带着三人离开了皇极殿。

    紫禁城建极殿内。

    不时有宫女太监进进出出,此时李自成正在建极殿宴请各路反王以及手下将领,殿内灯火辉煌,一派淫歌艳舞的景象:殿中几名少女眼含泪珠正被逼着跳起艳舞,而这些叛军将领更是毫无规矩可言,还不时逗弄她们一下,又哈哈大笑几声。有的或卧或躺,有的喝的酩酊大醉胡言乱语,更有甚者抱着一名宫女上下其手,乌烟瘴气,乱七八糟。不知道的见如此景象,还以为进了淫窟匪穴,哪里想的到这是庄严肃穆的建极殿!

    “再去派人给本王把陈圆圆请来助兴!!”只见宴会首座之上一名剑眉虎目的魁梧壮汉斜披着一件不知从哪倒腾来的明黄龙袍,喝的兴起,嘴里突然嚷嚷道,此人正是闯王李自成!

    “妈的,不就是一个娼妓,王叔,小侄这就去给你绑来。”一个白面将领骂骂咧咧道,说话的便是李自成的侄子李过,说完边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建极殿。

    “陈圆圆?”王简内心一动,他还真想见识一下这天下闻名的美人,于是悄悄跟着李过。

    走着走着,王简等四人人感觉路线越来越靠近了他们入宫的目的地----武英殿!

    “难道陈圆圆在武英殿内?这皇宫之内到处都是闯王的农民军,按照李过的口气,他定然是知道陈圆圆在哪,但是却没有强行掳了去,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隐情?”

    果然,不多会就来到了武英殿,门口有一队叛军守卫,殿内传来断断续续的琵琶声。

    “小娘皮,我王叔不日就要登基称帝,君临天下,唤你前去献上一曲。”李过说完就去推殿门打算硬闯。

    “李将军,不可。”门口守卫急道。

    “滚开,老子今天就要见见这天下第一的美人儿!”李过推开守卫怒声道。

    话音未落,那庭院内的灯笼突然一暗,耳边顿时响起一阵凄婉的琵琶声,如同大珠小珠落玉盘,让人顿感惊心动魄,一阵暴风骤雨般的弹奏之后,弦音突然一缓,仿佛骤雨后的空山,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清新。在弦音更细之后,只听见宛如天籁般的歌声飘然唱起:

    “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渗透了酸辛处泪湿衣襟。

    我只道铁富贵一生铸定,又谁知人生数顷刻分明。”

    “当听到铁富贵一生铸锭”在结合此时此刻的情景,就连躲在暗处的王简眼前突然一暗,心不由得一阵绞痛,难道这就是我的结局吗?

    凄苦的唱词如同杜鹃啼血一般继续唱出:

    “想当年我也曾撒娇使性,到今朝那怕我不信前尘。

    这也是老天爷一番教训,他教我收余恨、免娇嗔、

    且自新、改性情、休恋逝水、苦海回生、早悟兰因。”

    王简如同殿外的守卫一般都如痴如醉,恍惚间如同崇祯的意识觉醒一般,思绪一下子被迷失在国破家亡的凄凉悲楚境界久久不能自拔:只见自己浑身占满着亲人的鲜血,身边到处都是妻儿的尸体,眼前一名断臂公主苦苦的哀求,他不想自己疼爱的女儿如同宋徽宗的茂德帝姬那边屈辱的活着,最后还落得一个“谷道破裂”而死的下场。他喃喃道:“对不起,是父皇对不起你的母亲,也对不起你,下辈子不要生在帝王之家吧。”他的双目中充满泪水,不顾女儿的哀求狠心的一剑刺了进去,滚烫的鲜血顿时溅了他一脸。

    一旁的马媤媤见王简一会激动,一会悲伤,甚至还留下了泪水,她似乎发现了什么,急忙伸手在王简的心上一拍,一股真气渡了过去,而后贴着王简的耳朵喝声道:“简哥哥,那是妓家绝技,你可千万别着了她的道!”王简闻言浑身一机灵,眼前所有的幻想顿时消失不见。

    还好马媤媤救他及时,不然的话恐怕会在不知不觉之中被种下心魔,从此被这凄婉的阴影笼罩一生,以至于意志消沉,一蹶不振。

    王简感激的捏了捏媤媤的小脸,屋内的人感应到王简能从她的琵琶声中清醒过来,轻轻的“咦”了一声,于是琵琶声也顿时全无,四下静如月夜。

    转头去看李过,只见他双目无神,口水横流,整个人如同丢了魂魄一般呆呆的看着天空,再看旁边的守卫更是不堪,都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甚至有的都已经大小便失禁!

    “这琵琶曲竟有如此威力!”

    旁边的琪儿和王承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简非常愤怒,显然琵琶的主人只是针对李过等人和王简:搞李过还好,毕竟他出言不逊,可我招谁惹谁了我?!

    王承恩丝毫未受影响,他也发现了异常,愧疚道:“皇上,圆圆她惊扰圣驾,请皇上看在老奴的面上,饶过这一次吧。”

    没等王简答话,屋内又传出如黄莺般动听的声音,只是语气确实不讨喜:“哼,谁要他饶?他还以为自己是高高再上的天子么?!”

    王承恩怕那少女再有顶撞之语,告了一声罪,当先走入了大殿。

    等王简进屋,只见玉榻之上坐着一名倾国倾城的宫装少女,鲜红色的连衣裙如主人的欲望一般无限的延伸。他竟一时看得有些痴了:这就是陈圆圆,美的真让人惊心动魄啊,那种美不但让他之前被偷袭出糗的恼怒一扫而空,还只觉得世间万物都变得如此的美好:双眸如同一泓秋水,细长的柳叶眉又好似春山般秀丽。粉颈修长,落雁容娇,只见青葱般的玉手轻拂琵琶。

    她起身摇步来到王承恩的跟前盈盈一拜:“拜见义父!义父安然无恙,女儿也就放心了!”

    王承恩也很是激动:“圆圆,你怎的在此?”

    “义父,女儿也是城破之时便逃到此处躲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