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山海横流

第三三二章 段酋迁来了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周然这一跤,显然摔的不轻,面对朱璃的询问,他半天都没有吭出声来。

    不是他不想吭声,确实是被摔岔气了,干张着嘴,就是说不出话来。

    看到周然落得这副模样,朱璃立刻怒气勃发了起来,他当然不是生周然的气,而是生那位,一脚将周然踹飞之人的气。

    无论怎么说,周然都是他的人,现在被人揍了,以朱璃的心智,自然不会理会谁是谁非,你揍了我的好兄弟,我就要替兄弟找回场子,这就是狭义的义气。

    带着这股火气,朱璃转过头去,蓦然望向破碎的屏风后面,这一看,倒是瞬间愣住了。

    想象中的恶人没有看到,出现在视线中的,竟然是一位眉目如画、我见犹怜的小娘子。

    这位娘子侧着身躯,斜坐在床榻上,只见她泪眼朦胧、衣衫不整,正望着卧榻上面的床单,愣愣地发呆。

    其神凄婉、其态惊绝。

    小娘子的眼中,充满了难以置信般的绝望,还有五味杂陈般的憋屈,更多的还是喷薄欲出的怒火。

    就在朱璃望向她时,那位小娘子,好像突然下定了决心,只见她突然拿过床边的利剑,“仓啷”一声,就拔剑出鞘,“蹬、蹬、蹬......”地向着这个方向走了过来。

    随着娘子的宝剑出鞘,整个房间,立刻充满了森寒的气息,似乎还夹杂着火山欲爆的愤然之气。

    小娘子来势汹汹、杀意昭然,越过屏风,径直就向摔在地上的周然走来。

    正在和邋遢小娘对峙的朱璃,一看持剑娘子这种势头,暗呼不妙,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也不能舍周然于不顾。

    望着煞气弥天、泪眼猩红的小娘子,朱璃长身一纵,毅然地挡在了周然的身前,立刻拦下了这位来者不善的小娘子。

    “让开!”李文旖面无表情、头也不抬地向着朱璃厉喝道。

    她甚至都没有去看朱璃的面孔,现在她的眼中,只有躺在地上的周然,那位趁她意识迷糊之际,玷污了她身子的黑轱辘。

    其实这一刻,李文旖觉得天都塌了,什么白马王子、什么乘龙郎君,以前的种种憧憬、种种奢望,全都在她得知自己**后,犹如易碎的琉璃一般,粉碎了一地。

    当她从模糊中醒来,立刻就感觉一个陌生的男子,光溜溜地压在了她的身上。

    大惊之下,她想都不想,就立刻一把推开了对方,趁势一脚,就将其踹飞出去。

    等那名陌生的男子被她踹飞之后,她才发现,她的衣衫,早已被撕烂成千丝万缕状,春光大泄不说,身体还极度不适。

    意识到房中还有其他人,让她不敢怠慢,勉强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物,遮住重要部位,想要下床查探一番,可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了惊心怵目的一幕。

    床单如雪,雪映红梅,花开朵朵、落红无数。

    这异常醒目的一幕,让她瞬间就明白了什么,她**了,确切的说,就在她意识模糊的这段时间内,她被人玷污了。

    那个浑身光溜溜的、被她踹飞的男子,一定就是那个淫贼,夺走了她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

    唐风开放,却也没有开放到,产生一夜情这种事情吧?

    即便在后世,传统的的良家男女,也没有开放到这种程度吧?

    当然,特别人士不在所言范围之内,因为大家都知道,他们算不上良家。

    在整个华夏、有史记载的五千多年中,女性恪守着坚贞,都是男性所望尘莫及的。

    这里就不提程朱理学,对于女性的迫害了,光是从历代的王侯将相,妻妾成群,就可见一斑了。

    事实、史实、记录、典籍,无不证明了女人失贞,在古代是多么严重的事情。

    突然失去贞操,带给李文旖的,首先就是震惊和绝望。

    惊绝之后、就是暴怒,她现在已经不想知道这个男子是谁了;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一剑宰了这个玷污她的男子。

    可是,就在她打算付诸于行动的时候,她突然感到自己的面前,挡着一座大山,是的,面前突然拦下她的人,给她的感觉,就是一座巍峨磐然的高山,永不可攀。

    在李文旖出声厉喝之后,拦截者依然不为所动,就让她抬起头来。

    看向了横身相拦的男子,这一看,她的神情先是一愣,继而,就像受惊了的兔子似的,一个倒纵,就跳了回去。

    同一时间,只见她横剑当胸,神情无比凝重地冷然道:“朱璃,你怎么会在这里?”

    朱璃给予龙鹄八仙的印象太深了,会川小镇一战,八仙中的四大高手,一日之内,三人折戟沉沙。

    峨眉山的悬崖上,正是因为龙鹄八仙,没有将朱璃带回去,才让那个冒充莫凌天的老贼,突然暴起,将她们的四师兄,打落了山崖。

    甚至就是现在,他们一行人沦落到,颠簸邪龙城的地步,都跟朱璃脱不了干系,骤见朱璃,李文旖岂能不惊。

    “朱璃?”站在一边,一直密切地注视着李文旖的邋遢小娘,一听到这个名字,心中同样震惊不已。

    或许整个天下,叫朱璃的人很多,可对于邋遢小娘来说,能被她记住,并且印象深刻的朱璃,只有一人,那人就是怀化大将军朱璃。

    少年从军,旌麾千骑平沙陀、四千精锐复长安,北击契丹、横扫奚人,身经数战,稳定北疆,这在民间,已经流传为一段脍炙人口的佳话了。

    放眼整个中原,人口最稠密的地方,就是朱璃大将军,节制的北疆区域了;只要一个地方繁荣和稳定,在任何时候,都是百姓最向往的乐土。

    这是一个英雄,时代的英雄,汉人的功臣,邋遢小娘又岂能不惊。

    大惊之后,她就迷惑了起来,朱璃作为首屈一指的北疆强藩首脑,为什么会只身一人跑到偏僻的南诏来呢?

    而且还来到了永昌节度使段酋迁的府中,难道这个朱璃,和大将军朱璃,只是同名而已吗?

    可是不等她想明白,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突然打断了她的思绪。

    抬头望去,只见那位从卧榻上飞出来、只剩一条大裤衩的黑面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缓过气来。

    这个时候,对方正瑟瑟缩缩地藏在了朱璃身后,从朱璃的胳肢窝下,探出头来,一脸苦涩地向着李文旖道:“那个、那个小娘子,我也是无辜的。”

    一言未尽,不等李文旖怒起反驳,他就连忙指向那桌酒菜,一脸急切解释道:“那桌酒菜,一定有问题,我只是吃了两口,就突然变得不对劲了,我真的是无辜的啊!”

    周然的急切之言,立刻唤醒了李文旖的记忆,她这才想到,那桌酒菜,原本就是段不仁用来招待她的,她也是食用了酒菜之后,才变得意识迷糊了的。

    这么说来,一开始对她意图不轨的人,应该是段不仁才对吧。

    既然段不仁对她不轨,那对方现在人哪儿去了,为什么她醒来之后,却发现这个黑轱辘似的青年,压在了她的身上呢?

    等等,这个青年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

    李文旖是个自立、自强、秀外慧中的娘子,一旦想到了昏迷之前的事情,就差不多猜出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突然发现,这个玷污了她清白的男子,竟然有点面熟。

    一念涌动,李文旖连忙仔细地看向周然,这一看,她那原本铁青的脸色,突然就变得更加青黑了起来。

    这个黑轱辘,不正是上次偷看她洗澡,又偷走她衣服的那个淫贼吗?

    无耻淫贼,偷看了她洗澡,又偷走了她衣服,现在又阴魂不散地玷污了她的清白,这里连串的事情串在一起,立刻让李文旖气得连肺都要炸了开去。

    就在她暴怒异常,准备不顾一切,也要冲过去,宰了这个混蛋的时候,房间的房门,突然被人猛地撞了开来。

    打眼看去,就看到杨正见、文兰、阳光三位娘子,一人背着一个大汉,一脸惊恐地窜进房中,似乎外面有恶狗正在追赶着她们似的,三人尽皆一脸惶然,面色惨白。

    甫一进入房中,杨正见就大呼道:“段酋迁来了,段酋迁来了,还带着一大群人马。”

    “段酋迁带人来了?”一听段酋迁来了,邋遢小娘也顾不得理会其他事情,立刻转身走向杨正见,直接求证道。

    “是的,妹妹,他还带着无数的精锐。”杨正见话音未落,屋外的院落中,就响起了密集的脚步声,显然有大股人马赶到了这里。

    听到动静,邋遢小娘立刻上前,一把提起昏厥未醒的段不仁,当先走出了房门,继而,就传来她清脆的嘱咐声:“姐姐,将房间的窗户都关上,你们待在房中别动,小心戒备,我来跟他们谈谈。”

    不等杨正见拒绝,蓬头垢面的小娘,已经架着段不仁,走出了房间,这个时候,杨正见、文兰、阳光才发现朱璃和周然二人,以及神情愤然,一身狼狈的李文旖。

    一看到朱璃,文兰和阳光,就顾不得和她们的文旖师姐打招呼了。

    文兰立刻挥舞起两把剔骨刀、阳光也甩起自己的小板凳,二人一左一右,挥舞着自己的独门兵器,张牙舞爪地向着朱璃大秀雌威。

    那情景,就像两只刚断奶的小奶猫,再向一只老虎示威一般。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