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天道制霸计划

第366章 府城将军耿勇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官府的抓捕名单一般都是附有图像的,有时侯还会有身份来历,实力等级等等。

    当然,所犯之罪的内容是肯定是有的。

    虽然监察府才是各地的修者管束单位,但做为府令一样拥有开出官方抓捕名单的权利,特别是犯法者在城内犯事的。

    还有涉及到百姓民政的等等。

    总的来说,一地的文官之长,通常拥有综合性比较高的权利。

    在非战时,位于三官之首。

    此刻,收到了由府令尚大人发来的‘邪修’抓捕名单后,安雅莫再三细看上面的画像,抬头又看了越曦几眼。

    反复了几次。

    表情极为复杂。

    “安姑姑?”

    季长风正与耿勇两人交流着战阵上的一些内容,一时说得兴起,两人就这么在这一片传送阵外的广场区域比划了起来。

    虽然这里禁法禁得没法施展法诀或阵法。

    但两人语言完全能沟通。

    越曦的迷惑的目光和声音打断了正交流中的两人,季长风想到正事,想到越曦的义父正是安大人的手下。

    一时有些误会,挑眉问:“安大人这是何意?”

    不待两人开口,又介绍了一把:

    “耿兄,你不是有意更新军营的储备神兵吗?我家小师妹正是天器城主沙真君的唯一亲传弟子!”

    耿勇眼神一亮,上前一步,在季长风反应过来前,一把将越曦抱住。

    “侄女!不!妹子!跟大哥去军营玩玩如何?”

    一时间,在场的人都有点呆住。

    按正常反应,不是应该绷着前辈的身份,夸赞两句天赋之类的,然后......孟清茫然的看了看自家师尊。

    这位大人有点怪。

    安雅莫无语的摸了下自己的额头,又看了一眼天色,黄昏日降,位置没有出错,不是幻境。

    ‘我居然跟这么两个人一块共事了数年?’

    安雅莫对自己的职业素养一时有些怀疑,毕竟以前她以为这两位虽然各有毛病,但也还算正常......

    安雅莫叹了一口气。

    准备先劝说一二,特别是,让人先将小姑娘放下来,人家安静乖巧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想抱就抱了。

    在城市内还好说,如果在城外遇上人家师尊......

    想到那位爱听‘故事’的沙真君。

    想到处于道化期还到处乱跑的沙真君,安雅莫一点都不想出半点事将之引过来......对了,她还得先解决掉通缉令的事。

    这些人到底在搞什么!!

    神特么邪修!

    ‘邪修’小姑娘半点不介意的被人抱了起来,举高高什么的毫不在意,她脑子里早就分析了一大堆内容了。

    比如,一城之地的三位官方强者居然这么强。

    那么,想要救回主体,就只能靠另外的与尚然齐名的两人了,等待师尊出手的话,她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类似于‘出手后会麻烦更多’般的感觉。

    本来她想借助的是安雅莫安大人。

    但是,这位大人的站位有些奇怪,如果是自己人,那义父贺勤是她的属下,有对方护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才对。

    但是......

    如果是这样,就不会让她有心血来潮了。

    在越曦看来,这位安大人对她的重视度,远没有对季师兄高。

    而耿大人对季师兄也更为重视和热情,听到她的身份后,一瞬间对她的重视度甚至超过了对季师兄。

    热情之极!

    这是能清晰感觉出来的明显对比。

    安大人似乎只是正常的交好一下,却没有一种很迫切的急需感,对她们的态度类似于交好了备用......越曦眼帘垂下认真思考着。

    “耿伯伯!你能帮我找到我义父吗?”

    擅用自己的年龄优势。

    越曦没有半点羞涩感的直接开口向耿勇求助。

    她此刻头脑清明之极,知道在季师兄的想法中,她此行最大目的是解除义父贺勤和叶前辈的某种未知危机。

    主体的问题急也没用。

    顺便要解决的还有一个她路上才从季师兄处听到的,自己武考报名被驳回的问题,这在目前已经成了一个面子问题。

    当然,这件小事她放到了最后。

    用师尊的话说。

    她作为万湖秘境的天器传承弟子,是必然要进入真武堂学习一段时间的,这一点其他非派主了解得较少。

    这是万湖秘境几大传承与大罗的契约。

    师尊并没有说太多。

    只提了她要去真武堂是必要的,只是暂时不急。

    “你义父是?”

    耿勇喜欢直接了当的小姑娘,这样你来我往的交情很快就能熟了起来,当下毫不推迟,问。

    “贺勤!”

    想了想,越曦出于一种奇异直觉,不有将叶前辈也带出来,只说了贺勤之名。

    “贺勤?这名字有点耳熟......”

    耿勇黑黝黝的面部,眉头自然抽动的思考起来,突然,他看向安雅莫,呲牙一笑,“不会是你手下那贺勤吧?”

    贺勤这种曾经只有三阶的审异使本来不一定会让另一个体系的大佬记住。

    但问题是,贺勤他不是普通不引人注意的那种人。

    嘲讽脸贺勤在江越府的名气,可能比他自己所知道的都要大得多,毕竟绝大部分人都对他的脸深有怨念。

    可惜他的实力很不错。

    三阶中的顶尖人物。

    四阶的不好意思对他动手,三阶的想动手却打不过他,所以,一直没有被人成功的套麻袋。

    “他失踪了吗?嘿!”

    耿勇感觉这不是很正常吗?

    但又突然转念一想:

    “我记得......他不是闭关突然去了?已经出关了?最近似乎局势有点乱,好象有人与外域有关什么的......”

    耿勇做为府城将军,一府最高军方大佬。

    怎么可能对最近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

    只是关注度稍低一些罢了。

    他手下也有专门情报方面的探查者,斥候什么的,军中必备,只是没有大动静军营一般是不开拨的。

    “只是我们监察司的一个行动,暂时不能解释!”

    安雅莫平静的回答。

    她扫了面前的几人一眼,重点在季长风身上,后者顿了一下,皱眉:

    “我奉师叔之令前来助小师妹解决她亲友的安危事件,师叔说,如果涉及小师妹重要亲友安危,他将按维护传承优先法出手......”

    “所以......”

    季长风一摊手,表示自己没法代替别人承诺什么。

    “呵!难道沙真君的意思是,将不顾我监察司的任务体系,只要认定危及目标就会随意出手了?这跟让我们将人供起来有什么区别!?”

    安雅莫感觉自己的信仰受到了侮辱。

    监察体系什么时侯受到胁迫过?

    目光瞬间锐利无比!

    季长风平静回答:“这一点,你得跟我师叔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