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女频频道 -> 自带锦鲤穿六零

第一百六十四章 随舅北上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这顿晚饭的时间比中午更长,等徐祖爷他们喝完酒的时候,看尽欢坐在椅子上,已经在点着头打瞌睡。

    沈云旗脱下了自己的军装外套,把尽欢裹起来抱回去的。

    回到了家,还用热帕子给她擦了手脚和脸,才把她塞进了被窝里面。

    徐祖爷看着沈云旗照顾尽欢很细致,不由得点了点头,觉得把尽欢交给沈云旗几天,也能放心了。

    第二天,徐祖爷和沈云旗带着尽欢,一大早就奔向了火车站。

    “云旗,这是给小鱼儿带的厚衣服,”徐祖爷把包袱递给沈云旗,“她吵吵着热了的时候,别由着她性子脱衣服!”

    沈云旗接过包袱,“您老放心,我会照看好小鱼儿的!”

    尽欢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徐祖爷原来没打算跟她一起上首都去。

    “祖祖……”尽欢拉着徐祖爷的手撒娇。

    来到这里这么几年,尽欢从来没离开过徐祖爷,自然是很舍不得的。

    徐祖爷给尽欢顺了顺头发,“小鱼儿,跟着你舅舅去首都好好玩几天,你不是喜欢坦克战机吗,让你舅舅带你去部队看呗!”

    “祖祖,你买票跟我一起去嘛!”尽欢摇了摇徐祖爷的手,“要不然我想你咋办?”

    “你过几天就回来了,祖祖这把老骨头懒得来回奔波,再说祖祖还得回家看着山猫和小金,我们都不在,万一它们割孽咋办?”徐祖爷耐心地跟尽欢解释。

    看着尽欢和徐祖爷都不舍的样子,一边的沈云旗倒是明了。

    徐祖爷这是打算,让尽欢和他单独呆几天,培养一下甥舅感情。

    列车员在火车门前,又开始提醒,上车需要抓紧时间了。

    徐祖爷也催促着沈云旗和尽欢,赶紧上车,不然车门就要关了。

    尽欢上了车趴在窗户上,看着徐祖爷站在站台上冲着她挥手的样子,鼻子不由得有些发酸。

    “祖祖,你一个人在家也要吃好喝好睡好哈,舅舅会照顾好我的,你不要担心我哟!”尽欢把头伸出了窗外。

    徐祖爷听了尽欢的话有些哭笑不得,“死娃娃,我想说的都被你说完了,我还说啥子?”

    “祖祖,那我就走了啊,不要太想我哟!”尽欢做了个鬼脸,想逗徐祖爷乐一乐。

    徐祖爷干脆地挥了挥手,火车已经开动了,徐祖爷的身影越来越小,很快就看不见了,尽欢这才坐回了床铺上。

    “小鱼儿离开祖祖,是不是很难过?”沈云旗摸了摸尽欢的头。

    尽欢摇摇头说道:“难过倒是不至于,就是有点不习惯,祖祖可能也会不习惯的!”

    不过尽欢的适应力极好,很快就收拾好了情绪,从包里拿出牛肉干,跟沈云旗分享。

    沈云旗小小地尝了一片就不吃了,这可是外甥女的磨牙零嘴,他一个大男人实在不好意思多吃。

    嚼着牛肉干,尽欢还不忘观察,对面铺位的乘客。

    为了尽欢睡觉的时候能舒服,沈云旗怕睡觉的时候挤着尽欢,所以买的是两张全票,车厢里就剩下了两张铺位。

    对面铺位的一对头发花白的老夫妻,老夫妻两人都穿着四个兜的中山装,两个人的气质都很板正精神。

    老夫妻两人还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娃,女娃子白白净净的,五官长的很秀气。

    她闻到尽欢牛肉干的味道,小小地吸了吸鼻子,还偷偷咽了两下口水。

    不过她并没有盯着尽欢看,反而微微侧了侧头,显得克制又有教养。

    尽欢抓着三大片牛肉干,递到了小女娃面前,“小妹妹,请你吃肉干!”

    小女娃没有立即伸手去接,而是看着她身边的两位老人。

    “小妹娃儿,肉干这么精贵,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老太太停下手里打毛线的动作。

    老爷子倒是有不同意见,“娃娃们有娃娃自己的交际,老婆子你不要干涉嘛,小雪想拿就拿着吧。”

    小雪双手接过尽欢的牛肉干,扬起明媚的笑容,“谢谢姐姐!”

    “不客气,这是我家里自己做的牛肉干,外面买不到的,你快尝尝吧,很好吃的!”尽欢立马开启了王婆卖瓜模式。

    小雪把牛肉干分给两位老人,才开始吃自己手里的那一片,她咬了一口,一双杏眼立马就亮了。

    “好吃不?”尽欢笑着问她。

    小雪嚼着牛肉干慌不迭的点头,嘴里的语句有些模糊不清,“姐姐,这个肉干真的吼吼吃!”

    老夫妻看着自己孙女狂点头的样子,也尝试了一口,夫妻两都不由得点头。

    老太太立马开始跟尽欢打听,“小妹娃儿,这是牛肉吧?”

    “奶奶,您舌头可真灵!”尽欢笑着回答道。

    老太太点头,“老婆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干,一点膻味都没有,是怎么办到的?”

    “牛肉腌制之前,要用加了料酒和香料的水浸泡!多换几遍水就不膻了!”尽欢跟老太太开始交流起来。

    ……

    双方交流之后互报家门,老爷子姓姜,老两口以前是搞教育宣传工作的,今年年初见风头不对便退了下来。

    眼看着现在局势越来越紧张,老两口的儿媳妇,就是小雪的妈妈怀着孕,就快要临盆生产了,老太太得过去照看月子。

    老两口干脆带着孙女转了粮食关系,去秦省跟儿子儿媳团聚。

    尽欢听了之后,不由得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虽然秦省的条件比他们之前差了很多,但一家人都整齐平安,在现在就是莫大的幸福了。

    双方都认识了之后,听说姜老爷子和沈云旗都喜欢下棋,尽欢从挎包里面掏出了袖珍象棋。

    “舅舅,姜爷爷,你们看这是什么?”尽欢扬了扬手里的羊皮棋盘和檀木棋子。

    沈云旗欣喜接过来,“你怎么还带着象棋?”

    “怕舅舅路上闷啊,本来想着我这个臭棋篓子,勉强凑个数,”尽欢把棋交到了沈云旗的手里,“现在有姜爷爷这个现成的棋友,我就不献丑啦!”

    “小鱼儿真是贴心小棉袄,连这个都考虑到了!”沈云旗大手抚了抚尽欢的头发。

    对面的姜老爷子也笑着赞叹:“沈同志有这样的外甥女,真是好福气啊!”

    听到这些话,尽欢倒是很不好意思,哪有他们说的那么夸张,这些东西都是她随身携带在空间里面的。

    姜老爷子和姜老太太都是随和人,加上活泼可爱的小雪,尽欢从川省到长安的这段旅程过得十分愉快。

    期间姜老太太还教了尽欢几种特别的毛线织法,这就是意外之喜了。

    尽欢上辈子做过服装工作室,但是打毛线,也只会几种很基本的针法。

    因为在二十一世纪,机器针织品不管是质量和花样都很不错,根据材质和花样不同,价格上丰俭由人,所以很少有年轻女性会织毛衣。

    女生如果能亲手织条样式简单的毛线围巾,就已经算是很手巧了。

    一路上气氛和谐地到了长安,尽欢和沈云旗在火车站外跟姜家一家人告别。

    姜老爷子热情地邀请甥舅俩去她儿子家做客,沈云旗客气地婉拒了。

    大家萍水相逢,在旅途上相处愉快已经是运气了,再说人家屋里还有孕妇,他们上门打扰实在是不应该。

    临别前,小雪和尽欢交换了通讯地址,说了会给尽欢写信。

    沈云旗买到的是晚上出发的火车票,他把不重要的行李寄放到了火车站,然后带着尽欢去长安城逛吃逛吃。

    长安城是以面食为主,吃食做法跟这里的人性格很像,都比较粗犷。

    但这里的面食都格外筋道弹牙,让尽欢这个对面食不怎么感冒的人,都吃得格外尽兴。

    西安有一个回族聚居地,清真餐馆做的羊肉面和羊肉泡馍简直绝了。

    虽然里面的肉都挺少的,但是味道着实不错。

    沈云旗当初晋升之前就是侦察兵出身,花了两个小时就摸清了地形情况。

    回到火车站之前还找到隐蔽的小型黑市,给尽欢买了一些干枣杏干杏仁等零食。

    尽欢的运气不错,他们的卧铺车厢里面居然没人,把门一锁然后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

    这个时节,北方的温度早就降到了零下,沈云旗记得徐祖爷的叮嘱,直接把尽欢裹成了一个球。

    等他们到首都出火车站的时候,外面早就是一片银装素裹了。

    沈云旗一手提溜着行李,单手抱着尽欢。

    尽欢本来想下来自己走来着,但被沈云旗给否了,说这么深的雪,棉鞋扛不了一会儿就会湿透。

    “首长!首长!”一个穿着穿着军大衣的战士冲着沈云旗一个劲儿地挥手。

    这个战士是沈云旗的警卫员,他在长安给发过电报给他,让他来接站。

    沈云旗赶紧抱着尽欢拎着行李,从人潮里面挤出来。

    等沈云旗和尽欢到了战士的面前,这个圆脸大眼的战士还不可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首,首长好?”战士敬礼时候说话有些结巴,“您才走几天啊,怎么幺女都这么大了?”

    尽欢看着战士呆萌的样子,“噗嗤”一声就笑了。

    “臭小子!你长脑袋就是为了显得高哇?”沈云旗把行李包塞给他,“这是老子的外甥女!”

    “外甥女?”战士抱着行李包挠挠头,“首长你找到你妹儿啦?”

    沈云旗没好气地在这个小战士的军帽帽檐上敲了一下,“周广川,你娃是不是穿多了热得慌,一会儿回去加一顿抗冻训练!”

    “首,首长,别介啊,我这就走不行吗?”这个叫做周广川小战士表情谄媚,冲着沈云旗说道。

    他发动车辆的同时,仍旧憋不住话,“首长……”

    “首什么长,闭嘴!赶紧开车,不然一会儿回去赶不上饭了!”沈云旗毫不留情就截住了话。

    他太了解自己这个警卫员了,这个娃之前在连队样样出色,就是这嘴巴太讨厌了,所以才被流放到自己这里当警卫员,也是为了板一板性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