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顶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第二千一百三十一章 天机图卷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页

    “先去那洞里再说。”李泽道说。

    “嗯。”

    当下两人快速来到那水潭跟前。

    “这水潭里的水冰冷得有些不正常。”李泽道提醒道。

    “别担心,只要时间别太长,我还是承受得住的。”公输玲珑扫了那潭水一眼点了点头。

    李泽道笑笑:“跟紧我。”

    毕竟是灵神境强者,所以李泽道倒也不担心公输玲珑短时间内承受不住那种难以形容的冰冷。

    说着纵身一跃,进入那水潭里。

    公输玲珑紧随其后,当身体被那潭水淹没瞬间,公输玲珑的头皮一炸,都觉得自己的身上的血液就要凝固了,身体上的每寸肌肤都仿若正被刀子切割一般,她万万没想到这水潭里的水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冷不少。

    不过修为摆在那里,所以短时间内还是承受得住的。

    半柱香不到的功夫,两人顺利通过那通道,抵达那水槽,来到那山洞里。

    因为太冷的缘故以至于公输玲珑那娇弱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了,赶紧运转起体内灵气让自己的身体暖和起来,这才饶有兴趣的打量起周围来了,当眸子扫过地上那骸骨的时候,还停留了几秒,已然满脸敬畏之色。

    身为七彩瞳的拥有者,公输玲珑知道瞳术完全觉醒有多罕见,那些拥有瞳术血脉的家族千百年出一个瞳术完全觉醒的天才就不错了,因此这位百里剑雨前辈足以令人敬畏,说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也不为过。

    可惜,这样一位天才在还没开始名扬神域的时候便遭遇追杀陨落于此,着实令人唏嘘不已。

    “事不宜迟,赶紧尝试血脉择主吧。”公输玲珑回头看着李泽道说道。

    李泽道点了点头,从锦袋里小心翼翼取出那两片瞳膜,问道:“就这样放入眼睛里?”

    心想跟戴美瞳差不多嘛。

    公输玲珑面色凝重了下,点了点头说道:“我听我父亲说过,戴上瞳膜之后,若是被瞳膜选中,那么眼睛自是极其舒适,感觉不到任何异物,但是紧接着,这瞳孔的血脉将会跟你原本的血脉相融合,这是一个极度痛苦的过程,不亚于遭受魂钉之刑。”

    “当然,若是没被瞳膜选中,眼睛自是极度不适,这时要尽快将瞳膜取出,否则只怕是要弄瞎眼睛了。”

    “魂钉之刑……”李泽道头皮发麻,小心脏剧烈的抽搐了几下。

    说真的,那种用文字无法形容的痛苦,李泽道当真不想在经历一次了。

    “魂钉之刑!”公输玲珑贝齿咬了咬嘴唇说,眼神里流露出浓郁心疼,“据说就连灵仙镜修为强者,也承受不住那种痛苦,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心里自是相当矛盾,一方面希望李泽道能够血脉择主成功,拥有黄金瞳,但是另一方面,却又不希望李泽道去承受那种痛苦,甚是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替他去承受。

    “放心吧,若真侥幸能够血脉择主成功,我能承受住那种痛苦……又不是没承受过。”李泽道深呼吸一口气说道。

    男人是不可以说不行的,特别是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

    “你说什么?”公输玲珑眼珠子瞪大,满脸愕然,“你……承受过魂钉之刑?”

    李泽道点了点头,自是又想起师父,想起他那些留在凡域的女人,甚至还想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比如周炎,比如何小风,一时间心里满满的都是惆怅。

    “是谁?我杀了他!”公输玲珑变得杀气腾腾起来了,眼睛却是通红,泪珠子都快掉落下来了,心疼得不行了。

    那个该千刀万剁的混蛋,他怎么可以将如此惨绝人寰的刑罚用在他身上呢?

    李泽道手伸了过去擦拭掉公输玲珑眼角处那泪珠子,柔声说道:“放心吧,他已经被我给杀了。”

    老天对自己着实不错了,让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身边,算是间接弥补了曾经的那段遗憾。

    “那就好!”公输玲珑小手轻轻的抚摸着李泽道那脸,很是心疼。

    实在很难想象他竟然遭受过那样的刑罚,一时间对于他曾经的经历更是好奇。

    不过却也没想多问,反正时机一到,李泽道自会将全部事情都告诉她。

    “好了,你赶紧尝试一下血脉择主吧。”

    李泽道点了点头,取出那珍贵的瞳膜,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佩戴美瞳一样,将其中的一片瞳膜放入自己的左眼,眨了眨,竟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有戏?李泽道心中一喜,赶紧又将另外一片瞳膜放入自己的右眼。

    再次眨了眨眼,竟是极其舒适,比戴隐形眼镜的时候还舒适,丝毫不觉得眼睛里多出异物。

    李泽道心中感慨,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是天选骄子,随随便便的就找到黄金瞳的瞳膜,随随便便的就血脉择主成功。

    哎,这么优秀真的不好啊,老天爷都会看不下去的,一定会惩罚自己的。

    “怎么样?”一旁的公输玲珑自是不知道李泽道已然感慨万千了一番,大眼睛流露出紧张,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

    “眼睛里没有感觉到任何异物。”李泽道眨了眨眼。

    “那就意味着……”公输玲珑满脸惊喜之色,眼神里流露出动容,“混蛋,你真是变态一个,运气好到逆天了。”

    得到瞳膜的概率太低了,得到瞳膜通过血脉择主的概率更低,但是这混蛋就这么血脉择主成功了。

    旋即想到什么,脸上的激动已然转变成无尽的担忧了:“不过,真正的考验就要来了。”

    李泽道深呼吸一口气:“我知道……珑儿姐姐,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嗯?”

    “一会儿我喊疼的时候估计会毫无形象,你别因为我不帅了所以一脚把我给踹了。”

    “……”公输玲珑一脸黑线,着实无力吐槽都什么时候了,这混蛋还有心情开玩笑。

    就在这时,一股难以形容的痛苦毫无征兆猛地从李泽道的双眸爆发开来,呼吸之间更是游遍全身,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疯狂袭来。

    “砰!”一声闷响,李泽道的膝盖重重的跪在地上。

    “泽道……”公输玲珑惊呼,脸色煞白,却又不敢去触碰他的身体。

    “啊……”李泽道发出了极其凄厉的惨叫,他的眼珠子骤然间瞪圆,身体猛地一僵硬,旋即剧烈的颤抖起来了,紧接着更是在地上打滚起来了。

    “泽道……”公输玲珑眼珠子大颗大颗的滴落,心疼得不行了,却是什么都帮不了他。

    他必须得承受住这样的痛苦,方才能真正拥有黄金瞳!

    痛!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痛,至少李泽道找不到任何言语来形容!

    而且这种痛苦跟昔日遭受魂钉之刑的痛苦比起来,似乎有过之而不及。

    魂钉是阴冷至极的那种痛,但是这血脉择主,却是炙热至极的痛苦,李泽道都觉得自己的灵魂,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被那邪恶的烈火灼烤着,自己体内的血液都沸腾并且开始蒸发了。

    自己的皮肉都要烤熟了,到最后,甚至连骨头都要烤化了。

    李泽道不仅仅身体在颤抖,他的灵魂更是在剧烈的颤抖!

    “啊……”他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压抑的撕心离肺的惨叫声。

    这跟懦弱没有丝毫关系,这只是身体最诚实的反应!

    李泽道甚至都恨起长生真人来了,方才莫天涯想杀死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要救自己?若是任由莫天涯把自己给杀了现在根本就无需在承受此种痛苦不是?

    他现在现在就赶紧死去,他不活了。

    但是,他偏偏死不了,不仅死不了,更可怕的是,他比任何时候还要清醒万分。

    很快的,不仅仅是他那张脸,甚至是他浑身上下,皆通红一片,并且有大量的烟雾冒出。

    豆大的汗更是不停的冒出来了,却又立即蒸发掉。

    他那眼睛已经彻底的鼓了起来,仿若那死鱼眼一般。

    他的那嘴角不停有口水流出,还掺杂着鲜血,同样的,因为温度太高的缘故,所以那那口水自是一下子就蒸发掉了。

    “泽道……”公输玲珑脸色煞白,泪如雨下,甚至都将自己的嘴唇咬出血了,那种心痛着实难以言表,恨不得代替他承受这种痛苦。

    很快的,李泽道那张脸因为极度痛苦直接扭曲起来了,看起来如此的丑陋恐怖。

    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完全凸出去了,就好像随时就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似的。

    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喉咙也已经嘶哑了,却是本能的,依旧大口大口的喷出嘶哑压抑却又刺耳的喘息声。

    李泽道很是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死,却是如此迫切希望自己赶紧去死,甚至都他尝试要不咬断自己的舌头得了。

    但是,舌头稍微蠕动一下,那种难以形容的疼痛就倍增,疼得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做出那种咬合的动作出来

    就在这时,李泽道突然想起曾经他是如此抵挡住魂钉所带来的那种痛苦。

    天机图卷!

    是的,参悟《天机图卷》!

    因为《天机图卷》毕竟是女娲传下之物,担心参悟的时候被神域的强者识破从而丢了小命,所以从来到神域的第一天,李泽道就努力的把《天机图卷》给忘了。

    但是现在,在这极度清醒却又极度痛苦之际,李泽道再次想起了那《天机图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